逝水流年,光陰易老,人到中年,許多人開始戀舊,有人回家修繕起老屋,把原本棄之不用的老屋修繕一新,以備在城里住膩之后回去小住。在春天的泥土里踏踏腳,在夏天的小溪畔兜兜風,看泱泱漾漾的溪水自村頭流過。還可仰向湛藍的天空曠遠純凈,呼吸新鮮空氣,大有煩惱遠離而去,樂趣頓生……。

 
  村莊不大,卻很古老,村莊的前面,是流梅溪。村莊與溪水,親密地依賴著,在靜默悠長的時光里,互生共存。古老的村莊,干凈利落,整齊有序,一座座房屋錯落有致, 保持著傳統村落的自然和地域特色。院與院之間雖然相互銜接,或留有夾墻,但戶與戶之間,絕對單門獨院。村莊里,有百年前的老屋,也有剛落成的新房。老屋肅穆端莊,新房屋脊高挺,門樓高大,美觀氣派。走近老屋,院內院外,都能找到前人的遺跡;邁進新房,白墻紅磚,明瓷亮瓦,凸現出新的時代色彩。鄉下的村莊既不繁華,也不冷清。寂寞時,抬頭向村頭尋找,在那蜿蜒細長的小路上,不期而遇上一位挑擔的男子,或者洗手作羹湯的女人,他們專注的神情告訴你:鄉下的生活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復雜,那么深沉。他們對鄉下生活都那么執著。因為不執著,就不能把繁雜的農事做得有條不紊。
 
 
  村莊的主道路面不太寬,水泥硬底化,筆直平坦。幾條小路縱橫悠長,穿行于田野、村莊。走在路上,不經意間會想起過去,那時這條路是紅土路,一到下雨天路就泥濘不堪,坑洼不平的路面盡是大小不一的水坑,出門去縣城的必經之路,雨天鞋子都粘著紅泥,實屬畏途。
 
 
  如今,每當陽光燦爛,天氣和暖的時候。門角以外的紅土是平整的。院墻的周圍,大都種著黃皮樹、龍眼樹、苦楝樹和木菠蘿,一株株遵規守矩,在主人規定的范圍內生枝散葉,保持著距離。它們就像鄰里之間的約定,和睦相處,不逾半步,又不妨礙它們枝節張揚,旁逸斜出。這些樹木,春天里長出的嫩芽蓄勢待發;夏天里有的虬勁滄桑,經風沐雨。惟有一點相同,那就是在淺春的時節,枝條上的芽蕾微鼓,圓潤飽滿。可以想象,若有一日枝頭盛開,它們的花朵,足以把一座小院點亮,一朵花開,就是一片無限的春光。
 
 
  這些懂得生活的人們,守護著家園,守護著村莊,點種著自己喜歡的樹木、莊稼。鄉間的泥土味,清香的莊稼味,和鄉下人身上的汗珠一樣,伴和一股鄉村的氣息。還有村莊樸素的本性,就在于夜晚的柔美,白天的安寧。更令人向往的是,夜晚的村莊,風兒是那么輕柔,月色是那么朦朧,群星眨著晶亮的眼睛,可謂塵囂之上的一瓣心香,讓人沿著它的蹤跡,尋找美好往事的影子,心底也終于綻出一朵,在時光峭壁的邊緣上生長。
 
 
  村莊的陽光很好,如鑲在玻璃上的一汪金水,跳跳躍躍,透著明媚,閃耀著粼粼波光。一切如舊,一切便也熟悉于心。悠長的歲月,讓他們早已看淡了一切,平靜的村莊,波瀾不驚的生活,就是生命里的一道沿途的風景。
 
 
  村莊閑人少,春禾種下,瓜田又忙。盡管是在白天,村莊里也十分靜謐,聞不見雞犬喧鬧,沒有人聲鼎沸。只有在樹枝上覓食的各種小鳥。鳥類是人們的朋友,不拒鳥兒的村莊,愛護動物的村莊,才是一座純樸的村莊,充滿文明和生態意識的村莊。
 
 
      如春的暖意,就如古老機杼上織出的絲線,隨著東風一點點拉長。這樣的暖冬,不適合深居城市,適合在山岡,在溪畔,在草地,在田野,盈一袖清風,守一方凈土,體驗一種超然世外的生活。天寒了,水瘦了,落葉凋敝。天暖了,春來了,村莊富有詩情畫意,就在歲月的更迭、四季的往復之中,生命的愉悅,而且把恬淡而悠然的生活,編撰成生命的音符,才不負歲月。
 
  古老的村莊,民風淳樸,鄉土氣息濃厚。一直以來,鄉下的村莊,稱之為根,它根植在田野,親吻在濃濃的親情之中。這就是我的村莊,村莊就是我靈魂棲息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