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的風,勁吹,大陸之南已進入高溫的季節,盡管海的故事仍在延續,趕海的人卻不及暇顧那一抹鉛華洗盡之后剩下的那一抹紅。
 





  五月,驟然升溫的大地,燃燒了紅土地上那褐色的土地,歷盡滄桑的菠蘿果,已是一片金黃,低迷的市場行情,讓果農的雙眸在望穿秋水的期盼中,布滿血絲……
 





  五月,已經如期而至,夕陽的余暉絢麗迷人,在習習的夜風吹送中,我篤信:明天會更好!
 













  本文發表于2016年5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