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的黃昏,鄉村溫暖芬芳。我們到野外跑步,從學校出發。領隊是激情澎湃的李校長,同行六人。
 
  穿過村外的公路,我們向著鄉野的小路慢跑,進入沒有人家的田園。紅泥路道,時而舒緩時而起伏,秋天,路兩旁依舊野草蔥郁,樹木繁盛。
 
 
  下午五點多的陽光還明亮熱辣,照得人臉頰發燙。但沒有什么能阻擋熱情,志同道合的人,向著大自然出發。一起跑步,打球,是這所學校老師們共同的解壓方式。
 
  在鄉村生活慣的人自帶一種樸素的親和力,這是到校不久后自然感受到的,很快人會被帶到這種氛圍里。
 
 
  聞著陽光的味道,踏著泥土和植物的芬芳,一邊耽溺于路兩邊的景色,一邊向著田園深處走去。多是鬼針草蔓延兩旁的路段,開著白色小花,黃色柔細的花蕊,可見蜜蜂成群結伴而來,發著悅耳的嗡嗡聲。享受著天然的樂曲,只需盡情釋放內心的煩雜。
 
 
  放眼望去是起伏的山坡,空曠綠意綿延,風車緩緩旋轉,陽光折射著金屬光澤,農作機械在線條明朗的小路上蛇行。熱帶的土地上,什么時候都是一幅畫卷。
 
 
  很久沒有鍛練的我,才跑一會,便覺體力不支,渾身淋漓,只好邊走邊停,同行的老師也盡量減慢速度等我。其中的黃老師,是一位熱衷跑步的運動者,他陽光,健康,活力,完全猜不出年齡。他告訴我,如何調節呼吸,保持速度。從教三十多年,活出沒有時間和年齡,這才是人生最佳的修行,往后也是重生。
 
  跑步是感受生命的一種形式。大自然里,一年四季生生不息,即便干枯的草叢,都隱藏著生命的活力。了解自然,從中獲得啟示,如同了解自己的生命。
 
 
  途經香蕉園,熱帶雨林植物,純凈碧綠的葉子散發著原始的野性。抬頭仰望天空,透亮的湛藍,園中偶有鳥聲在寂靜中像光束一樣掠過,有種難以言喻的蠱惑感。大朵白云,悠悠懸在頭頂,它走,我們也走。
 
 
  夕陽漸西下,大地變得更柔和,富有母性。
 
  不遠處一小片梯田,點亮我的視線,被菠蘿園擁抱的稻田顯得格外清新,這時間的稻葉鮮綠,透明,清澈,陽光落在上面,顏色與光澤融和,顯得宜人。
 
  一條清澈的綠色溪澗從田園里流出,就在腳下緩慢地奔騰,我們走下去掬起一捧水洗了一遍涼透的臉。
 
 
  行走在鄉村的田野,慢下來,你會發現更多微細的美好,時不時有不知名的小動物竄出爬行,有紫色的小花成簇開放。
 
  你吸入越多大自然的氣息,心底開出的花就越香。
 
  愛鄉野,同樣愛野草一樣蓬勃生長的鄉村孩子,是鄉村讓教師獲得磁場一樣的感應。
 
 
  為了達到計劃中的運動量,其他老師繼續前進。
 
  反正我是走不動,不如慢悠悠地欣賞美景,一邊拍照。
 
  在上坡路的拐角處,驚喜地發現了一棵孤獨樹。好像是自己,在陽光下沉默,獨自深情。與大自然相依,內心無比的寬廣與自由。
 
 
  陽光的色彩更濃了,田園如涂抹上一層明亮橘黃,一束束光穿過葉子間隙撒在路間,把我們的影子拉得細長。
 
 
  城里來支教的李老師說,平時的運動主要是在校園內或是室內。這種戶外體驗還是第一次,呼吸著新鮮的空氣,越跑越有活力,感覺很好。
 
 
  到一座石橋的地方,他們已在那里等我,決定不再往前,小憩一會兒。橋下是一個流水湍急的溪流。橋的一邊是水源來的方向,水流經壟起的石頭,落瀉成一個小瀑布,在陽光下飛濺粒粒銀珠。
 
 
  橋的另一邊是水奔向田園的方向。聽說這地方名叫石盤溪,就在這個方向的溪底下有石頭組成的圖形,像一個圓盤,故此得名。今年雨水豐沛,所以我們只能看到急湍的溪水流過若隱若現的石頭。橋的一端生長著高大的野生樹木,落下寬大的陰影,站在橋上,聽著潺潺的流水聲,空氣新鮮濕潤。形成瀑布的地方,又有一個垂釣的老翁,正襟危坐,不知道魚兒上鉤了否。
 
 
  夕陽漸漸隱去光輝,西方的天空呈現出一種淡雅美麗的青色。我們開始往回走。
 
 
  甘蔗園像一個秘密的花園,披上了神秘的面紗。微風微涼,拂過了細長的蔗葉,沙沙作響。我們邊走邊聊。
 
  偶爾遇見了鋤荷歸家的農民,彼此主動又顯矝持地微笑示意。
 
  在一片收獲了果實的菠蘿園里,我們順便搭訕園主,又順手牽羊了一兩個被遺落的小果子,直接剝開即吃。在鄉野,這粗魯的方式也是對土地的禮敬。
 
 
  暮色漸漸深濃,田野變得蒼翠,倦鳥停靠在電線桿上。一切開始靜默下來。
 
 
  我們沉浸在良辰美景里,向學校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