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聞視窗前一期的海安潮州會館的專題,引起很多網友讀者的關注,多位人士致電咨詢,問縣城潮州會館和其他行館的為什么不采寫放上,應網友讀者們的要求,徐聞視窗再組織人員對縣城原廣府、潮州、海南、高涼、欽廉五大行館的歷史和現狀進行深入采訪,用圖和文的形式盡量還原歷史,以聊廣大網友讀者朋友。

曾經繁華的騎樓街(廣府會館一側)(陳北跑 攝)
曾經繁華的騎樓街(廣府會館一側)(陳北跑 攝) 

  一、商旅會館的歷史淵源
 
  會館是明清時期異藉同鄉人士在客地設立的一種社會組織,它是適應社會的變遷而產生的,又不斷改變著自己的形態,在對內實行有效整合的同時,又不斷謀求與外部世界的整合。狹義的會館指同鄉所設點辦公的建筑,廣義的會館指同鄉組織,由商人發起新建的會館,目的在于保護本地商人或本行業商人的商貿利益,由同鄉或同業組成的團體。其實對于會館,最通俗的解釋莫過于:遠離家鄉漂泊在外的商人自發形成發展的一種特殊的聯系、聯誼形式。這樣的解釋肯定是取其原始生成的本意,經商的人企圖在一個陌生的地方站穩腳跟,必然要以類聚、以群分,特別是明朝中葉以后商品經濟的長足進步,商人社會地位有所提高,商人們主動通過捐納、報效、興辦公益事業來贏得社會認同。地域性是會館的重要屬性,其宗旨一般是樹立本鄉縉紳地位、聯絡同鄉感情、保護行幫利益,不受當地豪強欺凌,并為同鄉和同行謀求共同福利。
 
廣府會館一側所在的古街(陳北跑 攝)
廣府會館一側所在的古街(陳北跑 攝)
 
  可以說,會館是明清時期社會政治、經濟、文化變遷的必然的產物。由于商業經濟的發展,商業性會館紛紛建立,商業會館又是明清市場經濟機制下商人的自我管理團體。延至清末,會館的社會管理功能更加明顯,會館實際上彌補了官方管理機構在這一領域內的薄弱控制,會館的基本社會功能不僅僅是“聚鄉人,聯舊誼”,對內興辦公益事業,如康樂、醫療、濟貧、職業介紹、教育、調節糾紛。而且商業會館還把規勸商人勤儉、敬業、樂群作為自己的宗旨。所有的行商坐賈均分屬于各個會館各下,交納會捐并在遭遇困難時接受會館的庇護。會館調解商務糾紛;無論何時都將在此商討影響商務的重要措施及當前的迫切問題,在此決定提出的議案是否推行,或者是否采取堅決的立場去迎戰并擊敗任何對他們的商務或權利的干涉。所有的會館都擁有地產,其地產收入和向會員征集的會捐用于支付維修館舍和行會管理的費用。
 
  而隨著移民的大量涌入和商品流通的日趨發展,扼守南海航道咽喉的雷州半島,其商貿業也隨整個中國古代商貿業的發展步伐,在明清時期,尤其是清代達到了巔峰。所以,會館在明清時期也開始在雷州半島出現。
 
潮州會館外部屋頂拱架上的駝峰、垂蓮富有潮汕地區特色的建筑特點
潮州會館外部屋頂拱架上的駝峰、垂蓮富有潮汕地區特色的建筑特點
 
  二、商業會館:繁華貿易的歷史物證
 
  位于祖國大陸最南端,自古以來皆被視為南荒的邊陲之地,但事實上,徐聞地歷史上卻存在著來自各地的商業會館。這種商業會館以一種成熟的方式出現,最早應該是在明清兩代,而后又經過相當長一段時間的發展,可見,雷州半島的商貿業在其自身的歷史范疇中曾達到了巔峰:清初開放海禁以后,隨著海安港的開埠,來往人員的不斷增加,來自各地的商人們開始以地域、血緣等為紐帶,相互聯系、聚會,逐漸形成了成員比較固定的同鄉團體,并進而建立起供同鄉集會的會館,會館的興盛也成為一個地方商人商業發展成就的表現。當時,來自各地的商人們以地域、血緣等為紐帶,逐漸建起供同鄉集會的會館!當時在徐城,這個雷南的政治、經濟和文化中心,有五大商幫的商館,一時間曾客商云集,來往人仕均以經商為重,會館建成之后,商家紛紛投資建成民主新街,騎樓林立,酒樓、店鋪比比皆是。其次是縣北的英利,由于商貿往來緊密,這里形成“煙戶環居,商賈驟集”的情景,各地商人先后在這里組建了瓊州會館、廉州會館和高州會館等3大會館,使英利成為僅次于徐城的“雷南第一重鎮”。
 
高大的海安潮州會館大
高大的海安潮州會館
 
  明清兩朝,先后在縣內的徐城、邁陳、龍塘石橋、曲界、海安、英利和下橋石板等地建立會館達16所之多,這些大大小小的會館成為當時繁華貿易的歷史見證。我們從有關的史料和現仍有的歷史建筑遺存中全面地統計了一下,最多會館的地方當然是縣城有5間,分別是縣城潮州會館、縣城廣府會館、縣城高涼會所、縣城海南會館和欽廉會所,其中尚存的有廣府會館和潮州會館仍較為完好,其他的已無存,或辟為民房和辟為單位住舍或早已蕩然無存。其次是英利墟,在清末時期有會館3間(高州會館、廉州會館、瓊州會館)、這些會館全在英利圩老街,由于歷史的變遷,已全部無存,其遺址變更為民房等設施。其他邁陳墟2間,分別是廣州會館、潮州會館,已無存,只在史料上有記載;龍塘石橋墟2間,分別是瓊州會館、廣州會館,雖仍有遺址但已廢棄多時;曲界墟2間,分別潮州會館、廣州會館,前幾年仍有遺址,但近年新城建設中拆遷,尋覓無蹤;海安港有1間,是潮州會館,現大體仍存,但已無人居住;下橋石板墟1間,為廣州會館,早已廢棄無蹤,只在本縣的有關歷史文獻上偶有記載!
 
海安埠潮州會館的門廊
海安埠潮州會館的門廊
 
  而這些以地域為紐帶組建的會館,當然代表著不同商幫的利益。由于潮州人和廣府人都是以從事海上貿易為主的;所以,清代活躍在徐聞的商人也主要是潮州人和廣府人,縣內的各大會館也是這兩大商業群體所建的最為闊氣和豪邁:先說廣府人吧,廣府會館始建于清乾隆初年,但從清咸豐年間開始,廣府會館的建筑風剝雨蝕,為了保持會館的氣勢,保持其的修理、擴建,以維護其商業地位。徐聞城內和縣內各地的廣州籍商戶們商定,各個店鋪每得利潤時都捐取一部分紛給廣府會館,作為會館日后重修的費用。光緒初年捐銀漸豐,遂開始從廣州、佛山聘請師傅和運進原料重修廣府會館,于是歷時多年,作為財勢最大的商幫,廣府會館的氣勢恢弘確為當地的廣人賺足了面子。相比之下,作為傳統的商業竟爭對手,潮人也不甘示弱,清光緒年間,海安港和徐聞城的潮籍商戶們見勢一下子籌足經費,把縣城潮州會館進一步擴展,從潮州運來花崗石料和木雕材料,又建起牌坊式的大門樓。這樣,一組較為完整的有庭院、貨倉、住舍和大門牌坊式建筑終于聳立于徐聞的鬧市之中。而且是廣府會館位于東關老街的街北,潮州會館則位于東關老街的街南,雙方各占一邊街,互不相讓。
 
徐聞廣府會館平面圖
徐聞廣府會館平面圖
 
  三、利來利往的各大商幫及各大會館剪影:一脈相承
 
  清康熙二十三年‘禁海令’解除后,海安港開埠,并籍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和港闊水深的優勢成為廣東省五大港口之一,署雷廉總口,并承接海南全島的進出和往來,這使得越來越多的商人到安營扎寨。隨著商貿業的發展,慢慢形成了區域性商人群體。而這些以地域為紐帶組建的會館,代表著不同商幫的利益,這些商幫在相繼建立了代表自己利益的會館:
 
潮州會館見證了潮人在徐聞的生活歷程,反映了當時社會生活狀況,如人口遷徒、民間民俗的變異濡染、多地區的文化交融、商業貿易等等,以至對現代社會生活仍產生深刻的影響。(羅成攝)
潮州會館見證了潮人在徐聞的生活歷程,反映了當時社會生活狀況,如人口遷徒、民間民俗的變異濡染、多地區的文化交融、商業貿易等等,以至對現代社會生活仍產生深刻的影響。(羅成攝) 
 
  (一)、潮州會館
 
  潮州人是在明清和民國時期雷州最早興旺和凝聚力最強大的商幫。潮州人指原廣東省潮州府的商人,包括潮陽、海陽(1914年改名為潮安縣)、澄海、饒平、揭陽、普寧、豐順、惠來八縣,古稱潮州八屬,潮州地區位于廣東省的東部沿海,東面與福建省接界,南臨南海,山多地少,土地貧脊,所以長期以來潮州百姓或漂洋過海到南洋等地謀生,或經營海上航運和經商,長期以來就形成了潮州人剽悍而善于算計的風格。清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開放海禁后,潮州人的商船又開始井噴式的大批出擊海內外,那時就有許多潮州人來到雷州半島經營糖寮。因海安港當時有廣東五大港口之稱,又是雷州府最重要的貿易口岸,所以當時有很多潮州人在海安港和徐聞經商、工作后定居下來,潮州人則主要經營陶瓷、布匹、茶葉、棉紗、土糖、布匹等為主,由其所開設的商號被稱為“潮行”。由于潮人長期在異地經商和工作,所以他們很懂得在客地建立同鄉人組織是保護自己的最好方式。早在清乾隆初年潮州八屬的糖厘商人就在徐聞聯合起來組成松散的同鄉人團體,后逐漸由定居當地又比較有聲望和權勢的潮籍大佬及在雷州府、徐聞縣任職的潮籍官員出面建立會館,建館初始通過捐款的形式動用經費購進旺地的多塊地皮作為會館的產業,當時除了會館的主體和供初來同鄉暫住的客房外,還有鋪面收租來維持會館的日常費用。
 
潮州會館現址為徐聞縣文化館辦公室
潮州會館

潮州會館遺址1990年被徐聞縣人民政府列為清代建筑保護文物(羅成 攝)

潮州會館遺址1990年被徐聞縣人民政府列為清代建筑保護文物(羅成 攝)
 
  徐聞縣城潮州會館位于古城登云塔南側200米處,從西向東,門臨民主大街。現存正堂一座,風貌依舊。潮州會館為正堂三進七開間,中進為廡廊,與前后進相連,會館正堂面闊12.6米,進深22.8米,前檐滴水高度5.8米,首進為硬山頂,前檐走廊寬1.2米,皆用長青石鋪筑,堂內立10支金柱,梭形,梭形金柱材料高貴,相傳為天后娘娘顯靈救難的金梭。上端七架梁、一斗上丁,拱架有駝峰,垂蓮,富有潮汕地區特具的建筑特點。中進廡廊為卷棚結構,梁架為七架梁,一斗四丁。后進為正殿,殿已毀,十支金柱(方石柱、方木柱、梭形柱、八棱石柱)屋架為七架梁,一斗四丁。雙迭梁,梁下依稀可見“光緒”兩字,估為光緒年間重修(1875-1908)具體年月待查。會館后陳宅巷井頭遺有會館碑文一通,但文字不全。現存的潮州會館,僅是舊館的后半部分,庭前原有門樓和兩側廡房,1939年日機襲擊徐城,門樓被炸,門匾和有關石碑均已散佚,門前有精致石獅一對,現移往烈士紀念碑前。縣城潮州會館于1983年3月列為徐聞縣第一批文物保護單位。這所潮州會館規模較大、設施較完善,后半部保存完好,現被列為湛江市重點文物保護單位。而據徐聞縣的地方史志和現在的遺存來看,海安港的潮州會館建立的時間較早,始于明代,現大體尚存。而據《徐聞縣文物志》上記載曲界墟的潮州會館建立于清初,在東老街附近,前幾年尚發現有會館老房間的遺址。另據《徐聞縣地名志》上記載,以前在邁陳墟也建有潮州會館,在老圩西寧街附近,只是歷史久遠,變遷太大,故址已不可考!
 
徐聞“廣府會館”全景
徐聞“廣府會館”全景
 
  (二)、廣府會館
 
  廣府人應該是雷州經濟實力最強大的商業團體,有商業的地方就有廣府人。廣府人是指來自原廣州府屬的臺山、恩平、江門、香山、南海、番禺、東莞、順德、新會、清遠、三水、花縣、增城等地商人。廣府人也是建立會館最多的商幫,當時除徐聞縣城外,在邁陳、石板、曲界、龍塘等縣內主要商埠都有相當規模的經營,并在當地相應設有了會館。據有關資料記載,徐聞城內的廣府人以經營紙料、絲綢、百貨、茶樓煙館、米店、妓院和當鋪為主,由其所開設的商號被稱為“廣行”。清乾隆年間,徐聞縣商業發展較快,出于經商的需要,組織行會、聯絡鄉誼,當時共有296個號,當行、店、堂、廠和370名個人捐白銀三千四百二十九兩三錢六分,于清乾隆五十二年(1787年),在徐聞知縣湯元芑、徐聞縣守備武尚禮等人的支持下,由廣府順德縣人左韋齊等十六人督理建造廣府會館。廣府會館址在徐聞縣原賓樸古城東門外,座西南向東北,門臨東關墟龍尾街,是舊時民間貿易集散區。
 
廣府會館高大的正殿(陳北跑 攝)
廣府會館高大的正殿(陳北跑 攝) 

廣府會館的梁脊灰雕(曾青 攝)
廣府會館的梁脊灰雕(曾青 攝) 
 
  徐聞縣城廣府會館現在徐聞縣徐城街道辦事處民主路43號,登云塔北側200米處,始建于清乾隆初年,重建于清光緒十八年(1897年)。會館分正廳、副廳各一組,正廳四進院落四合院式布局。中有天井,正廳面闊三開間,寬13.5米,進深39.41米。首進進深7.66米,前有走廊,大門高3.85米,寬1.9米,全用整條大理石精工雕刻。巨木屏風,氣勢不凡。門外石階四級,全長2.6米,兩旁抱鼓石雕工精絕。正門額題“廣府會館”四字,落款為“新會譚國恩題”。整座會館建筑除中軸線主體建筑外,其他廳堂、廊廡、齋室、廂房等建筑和梁架、斗拱、駝峰、墻壁、墀頭、踏道等廣泛采用木雕、石雕、磚雕、陶塑、灰塑、鐵鑄等不同風格的工藝做裝飾,廳內九架梁斗拱結構,硬山頂。整個會館的建造嚴格參照傳統的廣府風格,做工十分講究,二進廳系三開間,進深10,5米,金柱4支,七架梁,歇山頂。三進廳亦系三開間,進深5.4米,金柱4支,屋面為卷棚。四進廳進深9.8米,左側內墻上鑲有端硯石刻制的《廣州會館碑》和《徐聞縣新建廣州會館題名碑》共三通,篆額碑文楷書,精美別致,《廣州會館碑》為賜進土出身朝議大夫尚書房行走文淵閣校理、國子監祭酒前日講官起居注詹事府左春坊左庶子教習庶吉士加三級順德溫汝適撰。賜進士出身,奉迎大夫尚書房行走咸安宮總裁翰林院編修前左春坊左黃善名御史順德龍廷槐書,嘉慶十年歲在乙丑冬十一月吉日立石。民國年間,為重視旅徐的廣府人的教育,曾在此置“廣府小學”。
 
廣府會館的鑾金斗拱,歷經數百年仍金光燦燦(曾青 攝)
廣府會館的鑾金斗拱,歷經數百年仍金光燦燦(曾青 攝) 

廣府會館“一兩拔千斤”的柱礎(曾青 攝)
廣府會館“一兩拔千斤”的柱礎(曾青 攝) 
 
  上世紀九十年代,前廣東省政協秘書長、著名文史學家、書法家林雅杰來徐聞廣府會館考察時曾贊美廣府會館的建筑藝術:“天工之作,其建筑工藝完全可以與廣州陳家祠相媲美。”
 
徐聞縣海南會館復原圖
徐聞縣海南會館復原圖
 
  (三)、海南會館
 
  海南商人是徐聞當地民間勢力最大的商業團體。海南人是指來自原廣東省瓊州府的人,瓊州府是海南的原稱。瓊州不僅海南靠近徐聞地、一衣帶水,而且由于飲食和風俗習慣兩地非常相近,徐聞在各個方面均深受海南的影響,比如說徐聞話,就整個的雷州音而海南調,說起話來的音調跟海南話幾乎一模一樣,加之兩地經常走動、通婚,這造成幾乎每位徐聞當地人或多或少都有海南血統、在海南都有親戚,由于語言、血緣和生活習慣等因素,徐聞人和海南人幾乎是你我不分。從明清開始,海南人就已在海北積起了商業網絡,在徐聞的海南人有文昌、崖縣、定安、瓊山、儋縣、樂會、澄邁等縣的商人,但又以瓊北的文昌、瓊山人為多。海南人所經營的商號被稱為“南行”,以經營布匹、香炮、菜種、旅店、茶樓酒館等為主。
 
鰲魚挑的“韓湘子和曹國舅”(曾青 攝)
鰲魚挑的“韓湘子和曹國舅”(曾青 攝)
 
  清道光初年,海南籍客商在徐城東關置有六所常住鋪,清朝咸豐四年(1854年)冬,開始募集款項,籌建會館,由于工程浩大,開支不足,被迫向廣府人的當鋪以抵押的方式抵去常住鋪來籌集建館經費,這種做法在現在看來無可非厚,但當時向廣州人典當的行為使很多旅徐海南商人都承受了很大的壓力,當地群眾也嘩然不已,作為一個大的商業群體,竟然要到典當物業來建會館的地步!當時的會館主持和會董全部承受不了鄉親們的同聲指責而黯然下臺。到了清朝咸豐七年,旅居徐聞的海南文昌籍第二代客商王載禮等人主持募捐,歷經四年積錢三萬陸千文銀,加息五百五十千文銀,在贖回所抵押的六所常住鋪,又以這六所常住鋪以建起了一個大型的會館為主體,當時會館和六間大的常住鋪連接分布在登云塔右西邊街,檳榔行、北邊街南等處,現從文邑會館常住鋪也可見會館頗具規模,成功贖回鋪面又建成新的會館,令海南人頓感揚眉吐氣。這在《文邑會館常住鋪續捐姓氏碑》有記,此碑被棄置于徐聞縣體育學校的燈光球場內,1997年燈光球場被改建成徐聞縣的標志性建筑芳都大廈,在土建過程中又致使這支記載海南人在徐聞建立商館《文邑會館常住鋪續捐姓氏碑》的碑記不知去向,甚為遺憾!
 
  而由于時代的變遷,原最為規模宏大的海南(文邑)會館已無跡可尋:抗戰時遭日軍轟炸以致部分倒坍,多位住在里面的館員和鄉親被炸死。民國后期被拆除,辟為民宅;解放后又被當作徐城衛生院的辦公地,后又被分割轉售為私人住宅,現已無址!清光緒年間,由于縣北英利墟商貿漸隆,海南商人遂又發起在當地再興建了一座瓊州會館,這所會館只有一間房舍,與徐聞縣城的六所常住鋪及商鋪占滿一條鬧市商業街相比相去甚遠。
 
  在徐聞縣內除了這兩間海南會館外,其實還有一間比較特殊的瓊州會館。這就是龍塘石橋墟的瓊州會館,這個會館成立于清朝中期以后,是當時海南商人經常來往販賣牛只的落腳地。由于龍塘一帶盛產黃牛,又是雷瓊較大和較有名氣的黃牛交易集散地,而牛只和牛皮自古就是海南重要的商品。所以,當時由海口、瓊山、定安、澄邁等地操牛只和牛皮販賣生意的商人經常來往龍塘牛市從事牛只和牛皮買賣,為了方便來往的鄉親和客商,于是當時有一位名叫林蓬生的海南澄邁人倡議,由大家合資在龍塘墟附近共同出資建立了這一會館。

位于徐城南門頭的高涼會館的舊址至今還帶有庭院的清式古屋有些破舊,但還完整地保留著原有的風貌
位于徐城南門頭的高涼會館的舊址至今還帶有庭院的清式古屋有些破舊,但還完整地保留著原有的風貌
 
  (四)、高涼會館
 
  高涼人指的是來自原廣東省高州府屬各縣的人,包括高州、電白、茂名、化縣、信宜、廉江、吳川及陽江陽春等九縣旅居徐聞的鄉親。來自高涼地區這九屬的商業團體的經濟控制力雖沒有廣府幫、潮州幫那么大,但其人數眾多,而且深入鄉村。據查,高涼人在徐聞縣和海安港主要經營米、煙葉、鐵器、編織和紙張等,由其開設的商號則被稱為“高州行”。吳川人則相對獨立,他們從事的大多是建筑、糖果買賣和舊貨收買行業。高涼人除了商業外,還有甚多在徐聞地利用廣闊的土地資源進行農耕等農業生產活動。
 
  徐聞縣城高涼會館原址在徐城鎮民主路尾南門頭。但鮮為人知的是其發展歷程十分曲折的。而據現旅居徐聞城內的高州鄉親搜集的資料和回憶:高涼會館原成立于清嘉慶年間,一開始是松散的同鄉會組織,成立時很長的一段時間內都僅設于徐城南門塘首坊一位高州府吳川縣籍鄉親家中的正堂內,同鄉節日的聚集也是在此舉行的,由于沒有大型的固定會所的,一直未引起人的注意,但高涼人很注重子弟的教育,由于徐聞地講是閩南語系的雷州語,與高涼音有較大的差異,所以高涼人從清末年開始就已設立了高涼小學,由旅居徐聞縣城的高州商人在進口煙葉、紙張時每包交30文錢以支持辦學。清末時一高州信宜同鄉在民主街頭終于購置了一所房產作為會館的日常辦公場所,但又因種種原因,買來的這處房產處于糾紛當中,由于高涼也是講廣東方言的,所以高涼同鄉一部分人也經常去廣府會館去聚集和看粵劇。民國初期的高涼小學也一度并入廣府小學,并稱為廣高小學,設于廣府會館旁。民國中期,徐聞城內一位陽春籍的高涼士紳譚彥權捐出其在城內橋頭的一處房舍及庭院作為高涼會館及高涼小學的辦學地點。這樣,一個完整的高涼會館及高涼小學才完全成立。城內高涼籍子弟也得以重新回到自已的同鄉會館上課。再后來,解放后,高涼會館敗落,分給無地的農民作為住宅,高涼小學又成為徐聞縣財貿小學的校園,再后來徐聞縣財貿小學撤消,于是其地便成為現在的徐聞縣城署前街的橋頭市場。英利的高州會館也是成立于清末,當時由于徐城的高涼士紳一起但倡議捐助,在英利墟老街購置房產設立,但英利的高涼籍商人的子弟一般也送到徐聞縣城的廣高小學受鄉土教育。但英利這間高州會館也在民國徐聞匪亂期間就已衰落了!
 
原徐聞縣城內觀音山原欽廉會所遺址一帶現已成居民住宅區(羅成 攝)
原徐聞縣城內觀音山原欽廉會所遺址一帶現已成居民住宅區(羅成 攝) 
 
  (五)、欽廉會館
 
  欽廉人是指來自原屬廣東省廉州府的人。廉州府是原屬廣東省,是廣東南路下四府(高、雷、廉、瓊)之一。下轄轄合浦、靈山、欽縣、防城四縣,舊稱欽廉四屬,府治在今合浦縣城,所以又被稱為欽廉人。欽廉原屬廣東省,建國后被劃屬廣西壯族自治區管轄,但傳統上仍被列為原廣東下四府。欽廉靠近沿海,其民也善長商業,但這個商業團體在當地的勢力無論是經營規模還是人數上都比其他的幫派要少得多,所以甚鮮為人知了!據文獻記載和旅徐欽廉人的回憶,大概在清嘉慶年間,來自廉州府合浦縣的商人陳仲謙發起在徐聞縣北的重鎮英利成立了廉州會館,當時的廉州三縣籍商人大多以經營茶葉、涼果、干菜、煙絲、海貨、藥材、土產、木材等,由其開設的商號稱為“欽廉行”,其經營范圍開始以英利為主,徐聞縣城也有很多廉籍商人,清咸豐年間陳仲謙的孫子陳以漢又在徐聞縣城內觀音山(今徐聞縣城署前街舊商業局后)附近購置了一處房產開設會所。但由于欽謙人的人數相對來說比較少,民國后徐聞匪亂連綿,雷州的商旅影響很大,海安港幾乎成為廢墟,而相對來說,打這以后原廉州府的北海、合浦等的社會相對安定,商貿也繁榮,所以這個時期欽廉人紛紛打道回府,于是徐城和英利這兩所會館逐漸銷聲匿跡了。
 
商館遺輝 (陳北跑 攝)
商館遺輝 (陳北跑 攝) 
 
  四、各大商旅會館的主要功能和作用
 
  一、會館聯鄉情,篤鄉誼。這是會館最為重要的一個功能。作為來自異鄉的人,他們在異地他鄉人地兩生,難免有思親懷舊之感。而“會館之設,所以答神麻,睦鄉誼也。”由于共同的語言、風俗,趨近的心理、文化,聯鄉語,敘鄉情,暢然蕩然。而且在每年春節期間,各大會館會召集不回鄉的同籍商人聚餐,聯絡鄉情交流生意經;這個又以潮州會館為大型,有時不獨是召集潮州本幫的同鄉,而且還盛情邀請款待徐聞本地的有名望和鄉紳、地方官員等。
 
  二、會館是聚會議事,是旅居異鄉的鄉親們其社會活動最重要的場所。會館作為“敘語之地,正可坐論一堂,以謀商業之公益”之地,有較特殊的意義。作為遠離家鄉的同鄉,大家一起聯絡鄉情,共同聯合,商情;集思廣益,溝通信息;以謀商業的共同發展。
 
螯魚墻間的空谷(陳北跑 攝)
螯魚墻間的空谷(陳北跑 攝) 
 
  三、會館團結同鄉,同時規范同鄉的商業行為。隨著商品經濟的發展,商業競爭日趨激烈,群渙必然削弱競爭力量。因此,無論是從聯絡感情出發,還是從經商需要出發,他們都需要一種組織形式來加以聯結,來團結鄉親。而且在明清時期,官府對商業多采取自由放任政策,大概市井之事,當聽民間自由流通,一經官辦,本求有益于民,而奉行未協,較多軒格。在這種情況下,商人們的市場行為沒有法定規則可循,加之在利益驅動下所誘發的不正當競爭行為泛濫,使明清以來的市場呈現出無序的狀態。所以在這種狀態之下,商旅會館對本幫商人或本行業商人的商業行為提出了具體要求,而且在數百年間,會館實際上已經成為解決商業糾紛、訂立合約的重要場所。可見,會館在維護同鄉和商業集團利益上,發揮了一定作用。
 
  四、會館是祭祀神靈之地。在異地經商的同鄉在精神上需要有神靈的保護,這也是他們建立會館目的之一,因此在會館內供奉他們所崇拜信仰的神靈,定期祭祀是會館的重要活動內容之一。比如說廣府人崇拜關公,潮人崇拜天后,瓊人崇拜鄔王,節序習俗,飲食習俗都反映了原鄉人的世風。
 
守望逝去的歲月(陳北跑 攝)
守望逝去的歲月(陳北跑 攝) 
 
  五、會館是聚歲演戲及各種慶典活動的場所。會館作為同鄉人的組織凡逢年過節時同鄉人常常在會館歡聚一堂,聚酬演戲。如逢神公誕期,會聘請戲班演上三五天戲。如廣府會館里商人們會操著粵語交流著一年來的心得,戲臺上是專門從家鄉請來的戲班在唱著粵劇;而在海南會館里,來自海南的商人們說著海南方言,和鄉親們一同欣賞瓊劇表演。
 
  六、幫護救濟同鄉,襄助興學也是不同會館都會有的一個功能。如建于南門頭的高涼會館其中一大宗旨就是補助同鄉回家路費及其子弟入學費用;而廣府會館開辦了一所廣府小學。潮州會館和海南會館則先后購置鋪宇等公產,用于出租和經營來籌集經費為生活困難的鄉親謀福利等。其實這是會館成立之初最基本的宗旨,可以說會館在維護同鄉權益及熱心社會公益等方面,都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徐聞明清代的會館,反映了當時社會生活狀況,如人口遷徒、民間民俗的變異和濡染、多地區文化交融、商業貿易等等,以至對現代社會生活仍產生深刻的影響。
 
原徐聞縣城東關民主街北段 (廣府會館一側)
原徐聞縣城東關民主街北段 (廣府會館一側)
 
  七、商旅會館的文化價值
 
  商旅會館的作用不僅體現在商業方面,還體現在文化方面。就拿最大的商幫廣府和潮州來說吧。先說廣府商館對徐聞當地的影響,可說廣府文化名人不但留下了商埠豪厝,更可貴的是留下不少墨寶,給徐聞這塊紅土打上深深的文化烙印,影響了一代又一代的后人。如早在明代天啟年間,廣府順德籍狀元黃士俊就撰寫了《徐聞縣知縣應世虞生祠記》。還有現存于廣府會館內的名碑《清廣府會館碑記》,這是清嘉慶十年(1805年)立,碑高1.58米、寬0.80米。碑端橫刻篆書“廣府會館碑記”,碑文豎刻楷書20行503字,字體秀麗。賜進士出身朝議大夫尚書房行走、文淵閣校理、國子監祭酒、教習庶吉士順德溫汝適撰文,賜進士出身、翰林院編修、左春坊左善名御史順德龍廷槐書。碑文記述興建廣府會館的經過。徐聞廣府會館始建于清乾隆五十二年(1787年),是粵西地區乃至廣東現保存最好的會館,2008年被列為省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漫步于古樸幽雅的庭院,穿越過筆直秀美的連廊,那莊嚴瑰麗的造型,生動流暢的線條,錯落嚴謹的結構,典雅美妙的組合和富有濃郁嶺南地方特色的裝飾藝術令人感嘆廣府文化的細膩和博大精深!用檐廊等建筑形式將它們連接起來,向縱深方向發展,構成呈長方形的庭院,組成有層次、有深度的空間。整個建筑嚴格尊循廣府建筑形式美的原則,把眾多大小不同的建筑物巧妙地組合布局在平面方形的建筑空間里,前后左右,嚴謹對稱,虛實相間,極富層次。長廊、青云巷使整個建筑四通八達,庭院園林點綴其中,形成各自獨立而又相互聯系的整體。尤其引人入勝的是,在廣府會館的建筑裝飾中廣泛采用木雕、石雕、磚雕、陶塑、灰塑等不同風格的工藝。雕刻技法既有簡練粗放、又有精雕細琢,上下呼應、相得益彰。而配置的圍墻和垂花門等小建筑,則兼起聯系和間隔之作用。其磚雕、石雕、木雕藝術堪稱“三絕”,內容豐富、雕工精細、技法不一、題材多樣,堪為典范,不愧為會館建筑之瑰寶。
 
  廣府會館從其平面布局上看,以木構架為主的建筑體系具有一種簡明的組織規律。徐聞廣府會館的整體結構布局嚴謹、虛實相間,廳堂軒昂,庭院寬敞幽雅,特別是在建筑裝飾上集中體現了廣東民間建筑裝飾藝術之精華。其內外建筑構件上巧妙地采用了木雕、石雕、磚雕、陶塑、灰塑等粵派傳統的建筑工藝!而在這座建筑內部,是技藝相當精湛的鑾金梁架、斗拱、駝峰。幾乎所有的構件均以色澤深沉、雕工精美的木雕為裝飾。這些木雕,是以樟、柚、花梨等名貴木材鏤雕屏門、神龕、花檐、花欄、腳門、花窗、檐板、梁架和雀替等。首進頭門梁架有八塊以“五倫圖”、“負荊請罪”、“王母祝壽”等為題材的柚木雕刻。這些木雕用料龐大優質,雕工精細考究,內容包羅萬象,圖案繁縟富麗。
 
徐聞縣城潮州會館內屋頂七架梁上木工雕刻造形精美(羅成 攝)
徐聞縣城潮州會館內屋頂七架梁上木工雕刻造形精美(羅成 攝) 
 
  廣府會館中最引人注目的還有它規模宏大的屋脊裝飾。表現形勢又以廣府的廣州、佛山一帶特有陶塑和灰塑(加石灰的泥塑)兩種建筑裝飾工藝,在會館內主要建筑物的正脊、垂脊上的形態復雜、色彩富麗的裝飾上得以充分展現。灰塑是華麗的清代傳統建筑裝飾。它是明清時期佛山石灣的金灣、文如壁、寶玉榮等名店制作的。脊飾根據人們仰視角度的需要,采用夸張而求大效果的造型手法,用陶泥塑造,經上釉和高溫燒制后,再搬上屋頂安裝而成。內容多以傳統粵劇戲曲場面為主,兩側配以吉祥圖案,構圖對稱和諧,色彩高貴典雅。廣府會館內的灰塑層次分明,人物神態各異、形象生動,花鳥栩栩如生,取得了很好的藝術效果。
 
  除了廣府的影響外,潮州勢力的對當地文化和建筑風格的影響也不容小視:徐聞縣城的潮州會館位于登云塔南側200米處,從西向東,門臨民主大街。現存正堂一座,風貌依舊。會館原正大門為一大石牌坊,門匾上的題字為清代潮籍進士、翰林、著名學者潮陽棉城人馬登云所題。潮州會館的整個建筑是磚木結構的,會館正堂三進七開間,中進為廡廊,與前后進相連,會館正堂面闊12.6米,進深22.8米,前檐滴水高度5.8米,首進為硬山頂,前檐走廊寬1.2米,皆用長青石鋪筑,堂內立10支金柱,梭形,梭形金柱材料珍貴,相傳為天后娘娘顯靈救難的金梭。上端七架梁、一斗上丁,拱架有駝峰,垂蓮,富有潮汕地區特具的建筑特點。中進廡廊為卷棚結構,梁架為七架梁,一斗四丁。后進為正殿,殿已毀,十支金柱(方石柱、方木柱、梭形柱、八棱石柱)屋架為七架梁,一斗四丁。潮州會館于1983年3月列為縣第一批文物保護單位,1990年徐聞縣人民政府應旅徐潮人和潮裔徐聞人的要求立碑保護,列為徐聞縣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1995年,縣文化部門在會館前建成縣文化館樓。1999年湛江市人民政府公布為重點文物保護單位。舊時的潮州會館的建筑藝術合璧的特色,尤其是那時會館內的八仙桌和幾扇木門尚存,在木雕藝術表現形式上,反映出潮州傳統木雕的手工藝,當時這些木門鏤空潮州木雕,在陽光下熠熠生揮,使觀眾一望頓生祥瑞吉慶之感,非常古色生香,但遺憾的是后來這些精美的木門已不知去向。
 
  海安潮州會館是一座全部用糖包厘金(指用飯漿撬拌一定比例的赤糖和灰沙一起)所制、傍山坡面向大海建造的典型清代建筑物。整座建筑坐西向東,分門樓和正廳二進。首進門樓已毀,尺寸不詳,現存臺階10級,用長石構砌,長為480厘米,寬28厘米,高15厘米,兩側廂房仍保存相當完好。殘存石墻130厘米,門樓前有庭院,中間鋪24.3米長、1.8米寬的石道。第二進為正廳,一座三開間,面闊25米,進深12.4米,全廳受毀嚴重,僅存的后墻和兩翼小墻高1.3米,正廳前有兩座樨臺,左側樨臺的臺下石階9級,每級長5.8米,寬30厘米,右側樨臺高1.35米,面闊9米,進深10.1米,門樓與正廳之間為天井,寬10.8米,深9.3米,正廳鋪設長9.3米石道。原海安的潮州會館旁還建有戲樓,戲樓后臺正中設有神龕,它與潮汕地區祖宗祠堂的神龕完全一樣。
 
徐聞縣城潮州會館前庭遺落的特具潮州特色風格的石雕(羅成 攝)
徐聞縣城潮州會館前庭遺落的特具潮州特色風格的石雕(羅成 攝) 
 
  八、商旅會館的宿命:消失于茫茫的歷史長河中
 
  時過境遷,這些單純以地域為紐帶的會館,在經歷了一系列的變遷后,現隨著商貿業的進一步發展,由于受商民籍貫限制,開始束縛商貿活動的協調和發展。再加之到了清末民初,隨著徐聞縣出現前所未有的匪亂,市面一片混亂,生靈涂炭。來往的商人甚至當地人紛紛逃離家園,曾經熱鬧的市場、港口和會館逐漸失去了作用,被荒廢。解放后要么被為變更拆除,要么成了宅用。歷經數百年的風風雨雨后,這些曾經規模宏大而又豪華氣派的會館,留下的還有多少:
 
  現在保存得最為完好的要屬徐聞縣城的廣府會館。這個清乾隆年間始建,光緒年間曾重修的會館,民國時期先后變為廣府小學及廣高小學校址,文革時期又由于較幸運地成為縣內一個實權部門的辦公地而幸免于難。憑著這份幸運,廣府會館雖然有部門庭院、小橋流水及內部的擺設被毀,但仍成一份重要的文物資源,九十年代中期被移交還給文化部門后,被加以保護,2008年正式被列為廣東省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供人參觀。還有徐聞縣城的潮州會館,抗戰時期被日軍轟炸,而前半部部包括門樓在內全被夷為平地,但后半部仍存。現已被列為湛江市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而位于縣城東關南門頭的高涼會館,高涼小學早已被夷為平地,高涼會館本身幾經變遷,改建為民用設施,現在那里成了一個民用菜市場。海安潮州會館大體尚存,但早已人去屋空……
 

徐聞“廣府會館”英姿
徐聞“廣府會館”英姿

 
  可以準確地說,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些會館逐漸衰敗了,以致到了今天,除少數會館還保存得不錯外,其他大多已經成為居民大雜院。但其實無論是廣府會館還是潮州會館,都曾經人來人往,只是不知道是否還會有人記起,這里曾是廣府商人和潮州商人當年馳騁商場的歷史見證。而徐聞明清代的會館,反映了當時社會生活狀況,如人口遷徒、民間民俗的變異濡染、多地區的文化交融、商業貿易等等,以至對現代社會生活仍產生深刻的影響。各地移民受徐聞風土的影響,語言雖為徐聞方言同化,但生活和經商習俗仍繼續傳承。比如說廣府人崇拜關公,潮人崇拜天后,瓊人崇拜鄔王,節序習俗,飲食習俗都反映了原鄉人的世風。廣府人在徐聞的后裔,被稱為廣仔,廣人有聚族而葬的習俗,廣府會館的主要職能中有一項用作患病同鄉的安身之處。它有塊墓地,亡者可免費入葬。原在徐聞城南火燒坡就曾有“廣子園”,這里全是廣府人前輩的墓葬。社會生活的發展,又與當地人相互融合,互相取長補短,婚配交合,形成了典型的社會層面和文化機體,共創當地歷史文明。
 
  筆者數年來一直在追尋各個商旅會館的蹤跡,當望著廣府會館高高的檐沿時,作為廣府人的后裔,心中不禁感慨萬分,曾經輝煌一時,可惜至如今,往日的繁華與喜樂悲歡早已悄然遠逝,但人們仍能從這一道獨特的人文景觀中找回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