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在徐聞視窗上,有多位網友讀者在留言板提議要求撰寫雷人在南洋謀生的經歷和分布于南洋各屬雷州會館的故事。筆者作為馬來西亞歸僑的后代感觸頗深!而從2000年至2008年期間,筆者也作為徐聞縣政協委員曾協助過多位南洋僑胞返鄉尋根的工作,與原徐聞縣外事僑務局的黃芝軍先生、陳世榮先生一道,作為向導帶領從新馬回來的鄉親奔走在徐聞鄉間,利用極其有限的線索幫助其查找祖先的墳墓、祖先的故居和故人,尤其是當披開荊棘在墓碑上查找到其祖先的名字對上號并確認無誤后,僑胞激動得嚎啕大哭時,筆者也隨之流下了感慨萬分的淚水……..
 
馬來西亞馬六甲“雷州村”——丁賴村的丁賴學校
馬來西亞馬六甲“雷州村”——丁賴村的丁賴學校

 
  舊雷州府是指明代設置的州府行政機構,下轄海康、遂溪和徐聞三縣。明清時期廣東省設十大州府,上六府:廣州府、端州(肇慶)府、南雄府、韶州府、惠州府、潮州府,下四府:高州府、雷州府、廉州府(今廣西北海、欽州、防城)、瓊州府(今海南省)。
 
  而關于華人和雷人移居南洋各屬的文獻記載方面:“自日南障塞徐聞、合浦,船行可五月,有都元國……”《漢書·地理志》中的這段文獻,是自有文字記載以來,有關東南亞的最早記錄,也是東南亞歷史開始見諸文字的最早記錄。《漢書》記載的“都元國”,就是今馬來西亞丁加奴州的龍運,那里是當年中印之間海上交流必經之地。上個世紀中葉,考古學家在柔佛河流域發掘出許多中國秦漢兩代的陶器殘片,證實了文獻記載的正確性。1996年11月和1997年4月,周偉民、唐玲玲夫婦準備寫《中國和馬來西亞文化交流史》一書時,曾兩度到丁加奴州作田野調查,看見當地農戶耕地時,挖出了我國北宋淳化(990-994)至南宋(1241-1252)年間的古錢。而在丁加奴州歷史博物館看到兩件與廣西形制相同的銅鼓之后,周偉民更加相信,最晚在漢代,就有華人在馬來西亞過境是完全可能的,到了宋代,則有華人在那里長久居留。
 
這是新加坡一戶雷籍華人在上世紀七十年代中期的舉辦的婚禮
這是新加坡一戶雷籍華人在上世紀七十年代中期的舉辦的婚禮
 
  而近代(1860年以后)雷州府三縣由于由于國內政治腐敗、陷入匪亂和兵亂導致的民不聊生,三縣人被迫大量逃離家鄉故土移民到南洋各屬(尤其是新馬)的事,而新加坡和檳城是雷人最早登陸的據點,隨后才分布到馬六甲、太平、吉隆坡、吉蘭丹和丁加奴等地。早期抵達南洋的雷人,在華人族群人數上處于劣勢,生活在社會底層,充滿了血淚。他們占據不了重要經濟領域,無緣賺大錢的行業,一般都是當勞工,即使是做生意,也只是提籃小賣或開間理發店、茶室,都是一些“勞多利薄”的行當,也受盡了外國人、本地土著人甚至是福建人、廣東上六府人的侮辱。
 
  盡管如此,旅居南洋的雷人仍冒著生命危險漂洋過海來到異番,憑著雷人特有的堅韌、勤奮和自強不息,強立于各族群之林,在日據南洋期間,雷人更是積極抗日,不少人慘遭殺害。

 
新加坡一戶祖籍雷州府徐聞縣龍塘鄉籍華僑合影
新加坡一戶祖籍雷州府徐聞縣龍塘鄉籍華僑合影

 
  經過幾代人辛勤、艱苦的創業,雷人的終于在南洋各屬站穩腳跟,雷人后裔也逐漸富裕起來,不少成為專業人士和富商。與廣府人、福建人、客家人、海南人等族群相比,雷人在南洋的人數相對稀少,正是因為這種情況,南洋各屬的雷人看重鄉情,非常團結,而連接他們彼此情感的,正是一個個分布在各地的雷州會館。尤其最近10多年來,這些會館推動了祖籍地與國外同鄉之間的經濟、教育、文化和交流,使得雷人在世界的影響力不斷增強。
 
  南洋各屬雷州會館及雷州府三縣人遷居南洋各屬的歷史信息,以及雷人在南洋的生存狀況,長期以來被漠視,也鮮為人知,甚至包括湛江的嶺師和海大在內等高校從來沒有任何學術機構重視過、涉足過這個課題。但事實上,現今旅居新馬的雷人及其后裔已達十多萬人,而且影響力也是與日俱增的,這些旅外的雷人真的不應被遺忘。
 
這是一戶居住在馬來西亞的雷籍華人在上世紀60年代的全家合影
這是一戶居住在馬來西亞的雷籍華人在上世紀60年代的全家合影
 
  一、尋根溯源——雷籍華僑華人的產生
 
  尋找先輩的足跡,仿佛重閱了一部雷籍南洋華人華僑的遷徙奮斗史。雷州半島位於中國大陸最南端、廣東省西南部,南隔瓊州海峽與海南島相對,西臨北部灣與越南遙遙相望,雷州人指來自古雷州府屬三縣(遂溪、海康、徐聞)的講閩南語系雷州話的居民。由于地處中國南方邊陲沿海,雷州半島是海外移民較早的地區,但從總體來講雷人在南洋的華人族群中不僅人口少,經濟勢力也薄弱,所以很少受人重視或對其加以研究:
 
  追溯往昔,其實雷州半島地區的居民移居海外的歷史相當悠久!據我國典籍《水經注》上所記載:早在南北朝宋元嘉初年(公元424年)就有朝廷大司馬、奮威將軍、徐聞人阮謙之率軍出征林邑國,這個林邑國就是今天的越南南部。征討勝利后,其手下的家丁和兵卒有很多人在當地落戶,據說阮謙之的家丁即是越南阮姓的起源之一,這在很多越南的史書上都有相關的論述。而提到雷人往海外的移民史,就不得不提越南著名的華僑領袖莫玖,莫玖是明末雷州府海康縣東嶺村人,廣東最早旅居海外的華僑之一,越南河仙鎮的開拓者。康熙十九年(1680年),莫玖“不服大清初政”、“不堪胡虜侵擾之亂”,出國到真臘(柬埔寨)的南榮府。當地國王見他勤勞勇敢,有創業精神,便把經商貿易的事情委托給他辦理,并任他為“屋牙”(相當府尹)。當時,真臘與鄰國經常發生戰爭,莫玖所經營之地常遭侵擾,他便離開南榮府,到瀕臨暹邏灣的忙坎(今河仙地區)招集流民落戶墾荒。經他20多年的勤勞經營,河仙地區終于變成人煙稠密、外貿發達、經濟繁榮的港口,歐洲人時稱為“港口國”。由于莫玖創建河仙鎮功勛卓著,被安南王詔為女婿,且封為河仙候;死后,又被追封為開鎮上柱國大將軍武毅公,當地華僑尊稱為莫太公,他的事跡載入周一良主編的《世界通史》及越南史書《大南實錄》。越南胡志明市有一條街道名曰莫玖街,就是為緬懷17、18世紀開發越南南部的著名華僑莫玖而建。
 
這是馬來西亞一座雷籍華僑的墳,我們可以看到:墓碑上很清楚地刻著這位華僑的籍貫“廣東雷州”
這是馬來西亞一座雷籍華僑的墳,我們可以看到:墓碑上很清楚地刻著這位華僑的籍貫“廣東雷州” 
 
  近代大批雷籍華人華僑的產生始于清末民初,當時雷州大地的山匪作亂、民不聊生。而從清末開始,統治馬來西亞、新加坡和印尼的歐洲列強殖民主義者大辦橡膠業、煙草和采礦業,需要大量勞動力,殖民主義者便派出代理人到中國沿海,特別在粵、閩、瓊、桂等地農村招募廉價勞工。破產的貧苦農民為謀生路,便賣“豬仔”飄洋過海做苦工。民國中后期,社會動蕩,戰事紛繁,貧苦農民為了生存,繼續移民當勞役出洋。據記載,從19世紀末開始,雷州府屬三縣遂溪、徐聞和海康的農民被迫走出赤貧的家門,一路忍饑挨餓,當一雙雙赤腳踏上一條條木頭船……純樸的三雷人民顛沛流離地開始了亡命天涯、溫飽的尋夢。他們從三縣前排沿海坐船到海南清瀾、到香港、到澳門,然后沿綿長的海岸線到新加坡,再從新加坡取道來到馬來西亞、印尼、到泰國……在南洋揮汗如雨,以求生存;可以說來自三雷的僑胞在馬來西亞、新加坡和印尼等地從事種橡膠、開礦、伐木等工作,用勤勞的雙手為居住國的經濟發展作出了很大貢獻。據我們深入調查了解,綜觀數百年來,雷人背井離鄉的原因主要有四種:
 
馬來亞新山一戶祖籍雷州府徐聞縣龍塘鄉黃姓華僑女兒結婚時的合影
馬來亞新山一戶祖籍雷州府徐聞縣龍塘鄉黃姓華僑女兒結婚時的合影
 
  1、在過去封建王朝直至法殖民當局、國民黨反對派的腐朽統治下,官商勾結,瘋狂盤剝農民,各種苛捐雜稅令當地農民幾乎的生活無以為繼,再加上自然災害過于頻繁,農民紛紛破產,而越來越多的破產農民為了求生而去南洋當苦役。盡管海外生活艱難困苦,命運莫測,但農民們還是冒著生命危險,背鄉離井,拋妻別兒,漂流到海外去。與此同時,當時占據廣州灣的法殖民當局利用廣州灣的特殊地位作為誘騙,拐賣這些農民,在廣州灣的西營、東營設立“豬仔館”,通過投機商人拉雷州和高州兩屬的農民當“豬仔”,販運到東南亞各國做苦役,每年有數千人。據《中國農民》第四、五期刊載黃學增1926年的調查資料,僅1925年一、二月間,雷州、高州兩屬農民被“賣豬仔”去南洋的就有8000多人。這種類型的雷籍華僑華人以清末民初的遂溪縣和海康縣、徐聞縣的佃農為多。
 
1999年,徐聞縣縣長黃強代表徐聞縣人民政府向新加坡雷州會館贈送錦旗
1999年,時任徐聞縣縣長黃強代表徐聞縣人民政府向新加坡雷州會館贈送錦旗
 
  2、朝代更換,誓不接受異族的統治的原因移居海外;如明末來自雷州府海康縣的越南著名華僑領袖莫玖就是一個典型的事例。
 
1999年,時任徐聞縣僑務局局長黃芝軍(右一)在馬來西亞拜訪著名的雷籍僑領張榮興(右二),并邀請其回鄉訪問
1999年,時任徐聞縣僑務局局長黃芝軍(右一)在馬來西亞拜訪著名的雷籍僑領張榮興(右二),并邀請其回鄉訪問
 
  3、山賊作亂,為保命被迫移民海外以求生存;清末民初時期由于雷州半島地區空前的匪亂,鄉民很多被迫背井離鄉,移民到南洋等地形成高潮,沿海人民以契約勞工(賣豬仔)、為保命而混入海南人的紅頭船、或以投靠親友等形式為主,大量涌向南洋的新馬、印尼、泰國等地。這種類型的雷籍華僑中徐聞、遂溪、海康三縣皆有,又以徐聞縣的移民居多,因為民國時期雷州半島的匪亂以徐聞為最甚,匪亂時間長達二十多年,其慘烈的程度全國罕見:據《徐聞縣志》和《徐聞史志》上記載:光緒三十年(1904)至民國二十三年,龍塘鎮深井村(今黃定村)、大教村及那包山村(今東園村)、排村、福田村、坡借村(今成堝村)等數十條村莊被山匪劫殺至一空,村民被迫流徙至海南文昌、瓊山、瓊海等地輾轉亡命南洋以求生存。其中《徐聞縣地名志》等有關史志記載:當時大教村計有17戶53人去南洋新馬,那包山村11戶41人去南洋印度尼西亞,深井村則去新加坡、馬來西亞及香港、澳門等地,戶數和人數不詳。當時單龍塘鄉深井村一村人口就已有總人數8000多人,但山匪竟然把村中殺得除逃往外埠謀生者外全村竟空無一人,足以見當時生存狀況的慘淡!另外,為換取銀元,專門搞綁架的土匪也會把那些因家庭貧窮、無法籌足贖金的青少年男女賣到南洋。據梁國武《雷州半島匪禍見聞》上記載:雷州半島的李福隆、妃陳仔、造甲三、蔡阿蘭等幾大股匪,就把青年男子當做“豬仔”販賣到南洋群島等處做苦工,把青年女子賣入妓館:樣子好看的被賣入香港、澳門、廣州、新馬等地妓院為歌女。賣出的身價,每人大約為七八百銀元。從1913---1933年間,僅徐聞一縣的青少年男女,每年被土匪縛掠輾轉倒賣者,就達四五千人。
 
這是上世紀七十年代馬來西亞的一戶祖籍雷州府徐聞縣龍塘鄉的華僑去世后,其親人按雷州家鄉的風俗為其舉辦葬禮
這是上世紀七十年代馬來西亞的一戶祖籍雷州府徐聞縣龍塘鄉的華僑去世后,其親人按雷州家鄉的風俗為其舉辦葬禮
 
  4、需要說明的是,二戰前后,還有相當一部分的雷州籍華僑華人是因不同歷史時期的政治原因或政見不同原因而流亡國外。可見,這種類型的移民雖少,但確實是存在的。
 
2002年,時任徐聞縣縣長黃心強與新加坡雷州會館職員的合影
2002年,時任徐聞縣縣長黃心強與新加坡雷州會館職員的合影
 
  二、雷人移民南洋的謀生過程與社會活動
 
  (一)謀生歷程:早年,雷州三縣的“豬仔”大都被販到星洲(新加坡)、安南(越南)、馬來亞、巴達維亞(印尼)及暹羅(泰國)等埠。當年“豬仔”出洋并非一帆風順,而受盡虐待,死者不計其數,當時雷州三縣流傳這樣一句話:“豬仔過番(出洋),無一生還”。足可見其實雷人的“豬仔過番”是充滿辛酸和血淚史的。如《徐聞縣志》中有記載:民國14年(1925年)秋,流竄在徐聞縣角尾一帶的土匪在附近村莊抓走40多人,作為“豬仔”販賣到南洋等地,船到海上時,30多人窒息死在倉內,尸體被拋入大海。即使是經過重重艱險和困難到了南洋的雷州鄉親也是歷經艱辛和困難,也可謂是九死一生:比如說在馬來西亞丁加奴州北加河Sg.Paka上游甘榜公司Kg.Kongsi的范圍都是舊錫礦地,而在錫礦舊址附近芭林內有亂墓二百多個,這就是一大片雷州籍華工的墳地,這些墳墓葬于清光緒年間(1875-1908年),都以圓河石作埋葬處的記標,圓石上名字刻作阿龍,妃福等等,雖然墓十分簡陋,但據當地居民都說這些累死、餓死、病死的死難礦工都是廣東省雷州府人,因當時勞苦和在當地無親屬,所以從簡埋葬,連墓碑也沒有!可見當時雷州鄉親來南洋謀生之艱苦和巨大的風險性!而雷人到了南洋,都與當地人同甘苦、共患難,在丁加奴州的馬來西亞抗日烈士陵園中,我們可以看到有兩位雷籍英烈:一位是林義成,犧牲時26歲;另外一位姓王,犧牲時僅22歲;分別來自雷州的徐聞縣和遂溪縣。
 
1976年,馬來亞吉隆坡一戶祖籍雷州府徐聞縣龍塘鄉赤農下洋村的華僑全家合影
1976年,馬來亞吉隆坡一戶祖籍雷州府徐聞縣龍塘鄉赤農下洋村的華僑全家合影
 
  (二)職業模式:早期來南洋的雷人從事的行業都是僅為了謀求生路,起初是從事墾荒、種植、捕魚、當筑路工、石工、礦工、泥匠以及肩挑、拉人力車等,但這是老一輩的雷籍華人的就業模式。而年輕一代的雷籍華人則幾乎全在新馬當地出生成長,有不少人受過高等教育。目前,雷籍的青年大都受過高等教育,所以人材輩出,新一代的雷人的職業已早突破了舊的形式,教育水準和經濟地位都在逐漸地提高,并涌現出工程師、醫師、律師、會計師、藝術家等專家、學者,有的還造詣頗深。他們與當地人民一起艱苦創業,成為國際科技界、學術界、文學藝術界的佼佼者。可以說雷籍華人與其他邑籍的華族同胞一樣為發展居住國經濟,推動社會進步和創造人類文明作貢獻。我們看到,近五十年來,雖然雷人的商業形式已有所改變,有經營餐店飯店的,也有經營莊園、汽車行、金融貸款、建筑等等。但是由于資金數額和人數相當少,未能與其他邑籍的華人相競爭。可以說其經濟力量和人數在南洋華人中都是最弱小的!
 
2002年,在丁賴村訪問的徐聞縣縣長黃心強(前排左三)會見馬來西亞國會議員
2002年,在丁賴村訪問的時任徐聞縣縣長黃心強(前排左三)會見馬來西亞國會議員
 
  三、南洋各屬雷州會館——全球最大的海外湛江人團體和組織
 
  南洋的雷人乃來自廣東省的雷州半島,主要是來自徐聞與遂溪(這里指的遂溪縣是舊縣的統稱,包括了今遂溪全縣及赤坎、霞山、麻章和東海島等地區)兩縣為多。我們了解到,當年為了生存,雷州人和其他華人移民一樣只好離鄉背井,一步三回頭、依依不舍地離開家鄉和親人到南洋謀生。早期雷人南來并不準備在當地落地生根,他們南來的目的是賺錢,有了一些積蓄,就返回家鄉與家人團聚。但到后來,日久他鄉為故鄉,雷籍華人也逐漸落地生根。為了聯絡鄉誼,雷州的旅外鄉親都在居住地建立了社團組織:1892年第一個雷州人的僑團組織在新加坡成立,定名為“雷州會館”,這是當時遂溪、徐聞、海康三縣旅新僑胞的聯合組織。1898年馬來西亞的馬六甲也成立了雷州會館。隨后,馬來西亞的麻坡、古晉、萬里望等地都成立了雷籍社團組織,這些雷籍社團在促進旅外雷僑的團結,興辦慈善福利事業,發展經濟,培養人才等方面都起到積極的作用。據悉,雷人在南洋華人族群的總人口中,次于福建人、廣府人、客家人、潮州人、海南人、高涼人而居第七位。而在各邑籍華人中,客家人在1801年成立檳城嘉應會館,檳城廣東會館和福建汀州會館也在1801年成立,馬六甲潮州會館創辦于1822年,馬六甲瓊州會館也于1869年成立,而雷州人的首間會館新加坡雷州會館1892年才成立。這可說明了各邑籍華族移民中,雷人是最遲的華人移民者,也是勢力最單薄的華人社團。目前在南洋的雷州會館主要有五間:
 
馬六甲雷州會館成員歡迎來訪的時任徐聞縣縣長黃心強一行
馬六甲雷州會館成員歡迎來訪的時任徐聞縣縣長黃心強一行

 
  1、馬六甲雷州會館
 
  馬六甲雷州會館創建于清光緒二十四年(1898年)5月,是馬來西亞成立最早的雷州會館。19世紀末,雷人黃立慶、莊思洲及謝亞后等人,為團結鄉人力量,維護鄉人權益,積極發動同鄉捐資建館,得到同鄉的熱烈響應。會館成立后,由于馬六甲是旅馬雷州僑胞比集中的地區,所以這個雷州會館既是當地雷州鄉親聯絡鄉誼的核心,又是當地雷籍華人追宗祀祖的組織,也是當地雷人募捐濟困、集資行善的機構。另外在馬六甲北郊還置有一處雷州人義山(雷籍華僑華人的墳場),義山占地50畝,是四十多年前,馬六甲雷州會館用從馬六甲當地雷籍華僑華人中募捐集來的款項置地開辟的,是當今海外最大的湛江人墓場。在會館的倡議下,旅居馬六甲的雷籍鄉親發揮守望相助的精神,一方面為同鄉多謀福祉,照顧鰥寡貧弱;一方面艱苦立業,積極參與當地各項事務。幾十年間,會館規模不斷壯大。注冊會員人數一千多人,會員之多為馬新各屬雷州會館之最,會館現址位于馬六甲市雞場街97號,現任會館主席為鄧福明先生。
 
柔佛州雷州會館
柔佛州雷州會館
 
  2、柔佛州雷州會館
 
  據了解,柔佛州雷州會館的前身乃“雷州幫”。1913年,定居柔佛州麻坡市的雷人鄭茂蘭為了更好地保護當地的雷人和調解同鄉之間的糾紛,遂組織了“雷州幫”。1918年,鄭茂蘭將雷州幫改名為“麻坡雷州會館”。1932年2月21日,會館向馬來西亞政府提呈新的組織章程,確立了“團結鄉親,共謀福利,栽培后進,貢獻社會”的立館宗旨,此后不斷發展壯大。到陳炳祥任會館主席時,開始增招柔佛州的同鄉為會員,而將麻坡雷州會館改名為“柔屬麻坡雷州會館”,意即柔佛州雷僑在麻坡的會館。1994年,許亞權被選為會館主席后,著手修改會館章程,又將柔屬麻坡雷州會館更名為“柔佛州雷州會館”。柔佛州雷州會館內設機構較為完善,有為培養會館接班人、激發青年一代愛鄉戀鄉之心的青年團;有為照顧會員生老病死、為會員謀求福利的“福利組”;有為激勵會員子女努力求學的“獎勵金小組”。柔佛州雷州會館現有注冊的永久會員700多人,現任會館主席為陳姚杉先生。
 
時任徐聞縣縣長黃心強向馬來西亞萬里望雷州會館贈送禮物
時任徐聞縣縣長黃心強向馬來西亞萬里望雷州會館贈送禮物
 
  3、萬里望雷州會館
 
  萬里望雷州會館于1919年6月成立,為馬來西亞華人地緣社團。該會的宗旨是:團結鄉親,敦睦鄉誼,共謀鄉親福利。日本南侵期間,會務停頓。戰后復會,設有總務、財政、獎勵金等部門。除了促進同鄉之間的親善關系和感情,敦睦鄉誼,謀求同鄉的團結,間中亦辦理慈善公益,支持及贊助文化教育事業,排解同鄉糾紛,發揮互助精神,為同及社會的福利貢獻力量。萬里望雷州會館現任主席為朱進財先生、會館副主席為葉金發先生,會館顧問陳永年先生。
 
馬來西亞萬里望雷州會館
馬來西亞萬里望雷州會館
 
  4、新加坡雷州會館
 
  新加坡雷州會館是在1892年5月28日成立注冊了成立的,一開始時,雷州會館并沒有真正運作,雷人一般于都加入海南會館(特別是與海南隔海相望的雷州徐聞人);直到20--30年代雷人移居新加坡人數激增,才從真正意義上開始為三雷鄉親服務。新加坡雷州會館最早時館址在樟宜,后遷到小坡,再遷到嘉華街。原本置有雷州人義山地產,在樟宜八條石內山芭地帶。二戰時,由于旅居南洋的雷人積極參加當地抗日運動,日據時期新加坡雷州會館被取締,雷僑被搜捕。直到戰后的第三年(1947年),在旅新雷籍華僑李芳、黃德運等人的倡議下,雷州會館才重新復館。1947年復館時館址在淡濱尼新鎮住宅區,但到了1965年,新加坡政府征用該塊地皮,新加坡雷州會館也被迫搬遷了,一度淪為無處安身的受難者,會館每次開會也借理事家的大廳為臨時會議室,1977年得南洋各地的雷州同鄉們鼎力相助,慷慨解囊,才購買了史蒂爾路門牌36號的房屋為館址,后又遇開發被迫搬遷。現址在新加坡芽籠32巷門牌44號,現任會館主席為陳遠雄先生。
 
時任徐聞縣縣長黃心強與馬來西亞萬里望雷州會館負責人交流,并詢問旅外僑胞的情況
時任徐聞縣縣長黃心強與馬來西亞萬里望雷州會館負責人交流,并詢問旅外僑胞的情況
 
  5、砂勞越古晉雷州公會
 
  砂勞越古晉雷陽公會成立于1940年11月8日,當時為了聯絡鄉誼,旅居古晉的雷州鄉親看到別的族群都在古晉建立了社團組織。遂也建立了同鄉會機構,初名為砂勞越古晉的“雷陽公會”,是砂勞越地區遂溪、徐聞、海康三縣僑胞的聯合組織,后改為“砂勞越古晉雷州公會”。雷州公會在促進了旅居整個砂勞越州的雷籍華人、華僑的團結,興辦慈善福利事業,發展經濟,培養人才等方面都起到積極的作用,現任會館主席為鄭富貴先生。
 
2002年,時任徐聞縣縣長黃心強向馬來西亞柔佛雷州會館贈送《徐聞縣志》
2002年,時任徐聞縣縣長黃心強向馬來西亞柔佛雷州會館贈送《徐聞縣志》 
 
  除了這五間雷州會館外,還有印尼廖內的雷州會館,印尼的這間雷州會館成立于1922年,但其后由于在多次的排華運動中受沖擊,雷籍華僑已將其關閉,現在會址雖在,卻早已大門深鎖著!可以說,新馬地區的五大雷州會館是全馬和新加坡地區10多萬祖籍雷州三縣的華僑的宗親同鄉組織,也是當今世界上最大的海外湛江人團體和組織。
 
時任徐聞縣縣長黃強一行在丁賴村內參觀訪問,中間站立者為丁賴村村長、馬來西亞拿督蔣光武先生
時任徐聞縣縣長黃強一行在丁賴村內參觀訪問,中間站立者為丁賴村村長、馬來西亞拿督蔣光武先生
 
  四、馬來西來的“雷州村”——丁賴村
 
  在馬來西亞馬六甲東北十英里處有一個村莊,叫丁賴村,全村屋舍井然,村道硬化整潔,家家通水通電,道旁有花草樹木,并有路燈、公用垃圾桶,政府供養專人管理公共衛生。村里有幼兒園和華文小學,還有寬廣的體育場,是一個半城市化的新型農村。該村總人口1300多人,其中祖籍雷州府三縣的鄉親有1100余人。他們絕大多數都是第三、第四代的華僑和華人,但雷州口音、雷州風俗習慣始終沒有改變。來到丁賴村,老鄉見老鄉格外親熱,地道的雷州口音,村中的人講雷州話相當地道,五十歲以上的村民語音語調甚至與雷州人一模一樣,一聽他的音調,就能辨認出他是徐聞人還是海康人的后代。那些年輕一代的村民講雷州話還算字正腔圓,但表達比較復雜的思想內容就顯得有些困難。走進丁賴使人宛如置身于雷州半島。全村除了老人和兒童,大約有350多人為勞動力,從事農業的不超過100人,從事工商業的超過三分之二,單純從事種植業的家庭幾乎沒有。從事農業的家庭一般是租地經營,經營規模一般在100英畝至300英畝。而每次雷州半島家鄉來人訪問丁賴村時,新加坡、馬來西亞雷州會館對來自家鄉的僑務工作人員都非常重視,精心組織和周密安排來訪活動。有的華僑獲悉家鄉客人來訪時,甚至專程從幾百公里外驅車趕回來接待。2003年,湛江僑務局去馬來西亞丁賴村探訪雷籍海外鄉親,吉隆坡一位祖籍遂溪、從事保險行業的李先生夜里冒著傾盆大雨開車三個多小時趕到訪問團駐地,與家鄉來的人親切交談到深夜。次日,李先生又全程陪同訪問團活動,濃濃鄉情令人感動。
 
2002年,時任徐聞縣縣長黃心強向馬六甲雷州會館贈送禮物
2002年,時任徐聞縣縣長黃心強向馬六甲雷州會館贈送禮物
 
  愛國愛鄉是海外雷人的光榮傳統。不管祖國多么貧窮,不管他們在家鄉曾經有過什么傷心的往事,也不管他們經過了幾代,雷僑仍然始終不渝地熱愛故鄉。而且這些雷人后代都牢記過去祖輩離鄉別井的辛酸血淚;學習祖輩艱苦創業,支持家鄉建設的光榮傳統。如今,雷州半島家鄉的面貌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可以預料,廣大海外雷人與湛江的來往聯系,將會更加頻繁密切,必將會為湛江家鄉的建設作出更大的貢獻。
 
2002年,馬來西亞著名人仕、德高望重的雷籍馬來西亞局紳陳亞伍(中)設宴,歡迎來訪的時任徐聞縣縣長黃心強一行
2002年,馬來西亞著名人仕、德高望重的雷籍馬來西亞局紳陳亞伍(中)設宴,歡迎來訪的時任徐聞縣縣長黃心強一行
 
  五、南洋各屬雷州會館交流會暨雷青論壇
 
  2005年11月28日這一天,走在馬來西亞柔佛州麻坡的大街上,一不留神就有一、兩句雷州話滑進耳里,讓人乍聽之下,幾疑自己身在雷州半島。原來,當天是定居在新加坡和馬來西亞兩國的雷州人的一個大日子,第六屆馬新雷州會館同鄉交流會暨馬來西亞柔佛州雷州會館成立90周年紀念慶典就在該地舉行。除了新馬五館的會員,還有鄰國印尼的鄉親、當地社會名流及來自家鄉湛江以市委常委李昌梧為首的三十九名僑務訪問團成員一同參與了這次規模空前的盛會。前馬來西亞衛生部部長、柔佛州律師、國會議員蔡銳明高級拿督親為柔佛州雷州會館成立90周年慶典及雷州大廈落成主持開幕儀式,他盛贊雷州會館在新馬兩國為傳承中華傳統文化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在當天的活動中,最受人矚目的當屬雷青論壇。新馬雷州五館自1992年起每兩年一聚,除了給地緣親厚的五館鄉親營造一個交流聯誼的平臺,還希望能將年輕人吸引到這個大家庭來,從而發掘出可造之材為會館服務,因此以往五屆交流會都是聯合雷青領袖干訓班一起舉辦,但收效卻一直不大,各會館會員老齡化的形勢越來越嚴峻,像2005年主辦方柔佛州雷州會館是在2003年在新加坡雷州會館舉行的雷州五館交流會時才成立青年團的,年青會員只占會館人數的七分之一左右,而新加坡雷州會館更是至今仍未成立青年團,有些會館有時一年也召不到一個年青人入館。為了盡快改變這種狀況,柔佛州雷州會館推陳出新,首創雷青論壇,希望能有所獲。
 
1999年,時任徐聞縣縣長黃強在馬來西亞柔佛州雷州會館訪問,并探視旅馬僑胞
1999年,時任徐聞縣縣長黃強在馬來西亞柔佛州雷州會館訪問,并探視旅馬僑胞
 
  論壇開始前,柔佛州雷州會館許亞權主席認為,年輕人普遍對參加會館不感興趣,鄉土觀念淡薄,雖然這屆雷青論壇引來了較往屆更多一些的年輕人,但他并不敢抱太大的期望,只是希望他們從此能多一些參加鄉團活動,增加他們心中的鄉情。
 
  一進會場,專為該次活動設計、印有“湛江”、“徐聞”、“雷州”字樣的藍白“T恤”和許多朝氣蓬勃的年輕面孔醒目顯眼,一股熱烈的氣氛撲面而來。這次交流會暨論壇的主題是“銜接青黃雙軌路,撥開云霧九重天”,有140多名雷青報名參加,再加上新馬雷州五館的主要負責人及其他嘉賓,有近2000人到會。論壇一開始,大會主席陳堯山就在致詞中不無擔心地表示,“年輕人對鄉團感情淡薄,有可能導致雷州會館后繼無人,以致取消”。話音一落,聞者憂思暗生,但沒多久,這點陰霾就被一段段熱情洋溢的發言驅趕地無影無蹤。
 
  在整整兩個小時的論壇中,十一位青年代表對自己雷州人的身份及對祖籍地充滿了熱切的關注及真誠的眷戀,有人對雷州的文化根源及雷州人的群體性格充滿好奇;有人提起湛江女兒---奧運跳臺冠軍勞麗詩,為自己身為雷州人而感自豪;有人提議舉辦“雷州之旅”,以便了解自己的根。從小跟著父母到會館參加活動、18歲后加入柔佛州雷州會館、目前在馬來亞大學就讀大眾傳播專業的吳思慧一句“馬來語是我的國語,雷州話是我的母語”,博得長久熱烈的掌聲,她鼓勵年輕人平時要多學、多說雷州話,雷州人要以說雷州話為榮。還有一位代表深情地說:“要將雷州人的情意當成種子,從小種在雷州人的心里,這粒種子成熟時就會變成根。”
 
2002年,馬六甲丁賴村村長、馬來西亞拿督蔣光武(中)陪同徐聞縣縣長黃心強(右一)在丁賴村參觀村中的建設情況
2002年,馬六甲丁賴村村長、馬來西亞拿督蔣光武(中)陪同時任徐聞縣縣長黃心強(右一)在丁賴村參觀村中的建設情況
 
  對于五館僑領最為關切的吸引年青人進會館的問題,代表們也都毫不保留地直抒已見。大家普遍認為,現在年輕人眼界開闊,已經不大局限于參加那些血緣或地緣性社團;其次,現在生存壓力過大,很多年輕人無暇他顧;再者,社團老化,活動不夠吸引,年輕人普遍感到無趣;又及,各會館有時會爭權斗利或對年輕人不肯放權,以致年輕人畏而遠之。為改變現狀,代表們還對會館提出了不少建議,譬如多辦一些讓年青人感興趣的多元化活動,傾聽他們的聲音,甚至設立會館網址,另外還有很重要的一點就是注重家庭教化,從兒童抓起。最后一位來自馬六甲的代表、碩士研究生林仁超的發言,將論壇推向了高潮。他指出年輕人應該對會館抱有熱誠,只有熱誠,才不會讓其他外在原因成為年輕人走進會館的阻礙;提出會館只有改革、改革再改革,才能激發出新的活力,并建議會館在新形勢下要檢討自己的辦館宗旨,要善于經營,建立良好的品牌。
 
  時間一分一秒地飛速而逝,年輕代表們真摯的語言、睿智的建議,讓與會的每一個人都深受震動,尤其是那些華發滿頭的五館長者更是激動,每到精彩之處,總是毫不吝嗇地報之以高聲喝彩和熱烈的掌聲。論壇一結束,馬來西亞砂拉越雷州公會的鄭富貴主席就興奮地走到許亞權主席身邊,欣慰地說:“我們現在真不必擔心會館后繼無人了,你看這些年青人,他們都非常有才華,就好比說我們有一輛性能很好的車子,只要找到一個合適的駕駛員,這輛車就能飛馳而去了。”后來他更在記者招待會上回答記者時表示:“我認為現在青黃不接不該再是我們雷州會館的問題,現在也不是棒子該交給誰的問題,而是有沒有那么多棒子交出來的問題。”許亞權主席同樣感慨萬分:“我們一直忽略了年輕人的想法,他們的話真是一針見血,以后我們一定要給他們提供一個平臺,多讓他們發揮。”兩位主席均表示,這次論壇辦得很有成效,讓他們很受啟發,以后一定要善于發掘人才,為會館培養好接班人。這一場鼓舞人心的論壇,同樣激發了很多年輕人心中對會館的熱誠,像當天抽空前來參加論壇,目前尚未成為會館成員,在馬來西亞博特拉大學攻讀人類發展專業的潘鳳美、在一家多媒體設計學院攻讀多媒體動畫的沈正偉及已在馬六甲從事行政工作的許雯雅都紛紛表示,以后一定要多參加會館活動。在當天下午接著舉行的五館交流會上,五館負責人也紛紛表示要接受論壇上年輕人提出的好建議,與時并進,開創會館新格局。
 
1999年,時任徐聞縣縣長黃強到新馬探視僑胞,與馬六甲雷州會館職員的合影
1999年,時任徐聞縣縣長黃強到新馬探視僑胞,與馬六甲雷州會館職員的合影
 
  六、新一代的南洋雷籍華人與家鄉湛江的的交流活動
 
  近年隨著湛江經濟的日益發展及國際知名度的不斷提高,吸引了越來越多的海外華僑華人慕名前來觀光旅游,尋找商機。對于祖籍湛江的海外僑胞來說,對家鄉湛江更是心存特殊感情,格外關注。近年來,馬來西亞和新加坡的5個雷州會館曾多次組團返鄉尋根祭祖及尋找商機,拉近了與海外鄉親的距離,拜會了老朋友,結交了新朋友。
 
  通過交流活動,擴大了湛江在海外的影響,向鄉親們介紹湛江市的經濟發展、主要成就、發展戰略、重大舉措及優惠政策。通過交流,海外的雷籍鄉親紛紛表示,有機會一定回家鄉走一走,看一看,尋找商機。其中一些華商對湛江豐富的自然資源和廣闊的市場很感興趣,他們表示,近期將到湛江進行經貿考察,尋找在食用油料、種子、木料等方面的合作伙伴。
 
1999年,時任徐聞縣縣長黃強到馬來西亞訪問,與馬來西亞萬里望雷州會館互贈禮品
1999年,時任徐聞縣縣長黃強到馬來西亞訪問,與馬來西亞萬里望雷州會館互贈禮品
 
  近年主要的交流活動有:
 
  2002年12月24日,湛江市外事僑務局局長謝自強受市政府委托專程趕往新加坡參加雷州會館110周年慶典。所到之處,受到同胞們熱烈歡迎和熱情接待。看望了馬來西亞的馬六甲、麻坡、萬里望雷州會館的鄉親,并給各會館送上“心系故園,造福桑梓”的錦旗。還給德高望重的馬來西亞局紳陳亞伍老先生,送上“湛江市人民對外友好協會第四屆理事會海外理事”的聘書。此外,還專程趕赴馬六甲的丁賴村(雷州村),播放“走進湛江”VCD錄像片,受到村民們的歡迎。
 
  2005年6月4日至15日,受湛江市人民政府的委托,湛江市僑務局、市人大僑工委、市政協三胞委、市僑聯、市海外聯誼會及致公黨組成的湛江市僑務代表團赴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考察,先后拜訪了新加坡雷州會館、馬來西亞麻坡、萬里望、馬六甲雷州會館,每拜訪一個會館,都與海外鄉親親切座談、交流,介紹家鄉的新面貌,認真聽取他們對家鄉建設的意見、建議,宣傳中國的僑務政策、法規,了解他們對僑務部門的要求,并對他們的生存與發展表示了關切之情。所到之處,均受到僑居海外鄉親的熱情歡迎。
 
2002年,萬里望雷州會館與來訪的時任徐聞縣縣長黃心強一行合影
2002年,萬里望雷州會館與來訪的時任徐聞縣縣長黃心強一行合影
 
  2006年3月3日至6日,馬來西亞華人、世界冰雕大賽金獎得主李金潠陪同其父——馬來西亞馬六甲雷州會館副主席李福春,首度回家鄉湛江尋根祭祖。據了解,34歲的李金潠是土生土長的馬來西亞第三代華人,在馬來西亞極負盛名,曾有五十余件動物雕塑和冰雕作品在各種世界級比賽中獲獎,更于2004年代表馬來西亞參加在美國阿拉斯加舉行的世界冰雕大賽,并榮獲金獎。如今,他的名字已被列入馬來西亞記錄大全。李金潠曾多次赴中國哈爾濱、上海、北京等地參賽表演,也游覽過不少風景名勝,然而,家鄉美麗的風光、繁榮的景象還是令首次返鄉的他深感自豪,他深有感觸地說:“現在才體會到父親每年都要回家鄉來看一看的感覺,我真沒有想到湛江如此美麗,空氣如此清新,一點也不比其他外國城市遜色。這次回馬來西亞后,我要自豪地向別人大聲宣布‘我是湛江人’!今后我不僅要常常回來,還要將湛江的飲食文化推介到馬來西亞去,為雙方的交流作一些努力。”
 
  2006年5月12日,來自馬來西亞馬六甲、萬里望及新加坡3個雷州會館的湛江籍鄉親在馬來西亞馬六甲雷州會館鄧福明主席的率領下,一行54人返鄉尋根祭祖。2005年6月,馬來西亞沙撈越雷州會館與廣東省僑辦、湛市僑務局專門組織了馬來西亞兩家華文媒體《國際日報》和《聯合日報》的記者來湛采風,記者回馬后,兩家日報連續一星期以一整版的篇幅,圖文并茂地對湛江的工農業發展、文化教育及風土人情進行了全面的宣傳推介,這些富于感染力和影響力的報道在當地華人社會中引起了巨大的反響,從而使得更多的馬來西亞華人認識湛江、了解湛江,也更激發了馬來西亞湛江籍鄉親的愛鄉之情。此次返湛5天期間,鄧福明一行除參觀湛江市的市容市貌、游覽東海島龍海天等景區外,還赴雷州、徐聞參觀訪問,包括到雷祖祠祭拜雷祖等。
 
2002年,時任徐聞縣縣長黃心強向新加坡雷州會館主席黃來莊贈送禮物
2002年,時任徐聞縣縣長黃心強向新加坡雷州會館主席黃來莊贈送禮物
 
  而筆者查閱徐聞縣外事僑務局的記錄發現,近年南洋各屬鄉親回鄉訪問或徐聞縣政府訪問南洋各屬鄉親則有:
 
  2008年8月份馬來西亞雷籍鄉親探親訪友社團一行10多人返回徐聞尋根;
 
  2009年3月,馬來西亞雷籍華裔畫家蘇木生返回徐聞尋根;
 
  2009年7月,新加坡雷州會館一行到徐聞縣的龍泉森林公園種了二顆寶貴的貓尾樹以示紀念;
 
  2009年徐聞縣政府隨湛江市人大副主任劉菊率團訪門了馬來西亞、新加坡,參加了馬、新雷屬五館交流會,利用這次機會逐一拜訪了五館領袖,同時加強了與新生代華僑的溝通與聯系。
 
  2010年為充分發揮他們的優勢,傳承中華文化,徐聞縣政府邀請了馬來西亞雷州青年團3月份回徐觀光、考察,讓他們加深對祖國對家鄉的了解。
 
  2011年10月2日,徐聞縣政府接待馬來西亞砂拉超雷州公會一行17人,在徐聞活動期間,他們觀光、考察了龍泉公園、大漢三墩等景點。
 
  2012年6月,馬來西亞雷州青年團主席朱進財一行回徐聞尋根祭祖。
 
  2013年10月初,徐聞縣政府接待了馬來西亞柔佛州雷州會館經貿考察團一行37人,鄉親們回徐考察并尋訪祖籍地的相關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