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密的橡膠林(資料圖片)
茂密的橡膠林(資料圖片)

  在上一兩期的《雷籍華僑和新馬五大雷州會館》和“徐聞大匪亂”的專題報道中,我們詳細地介紹了雷人在清末和民國初年匪亂中為了生存和生活而無奈背井離鄉到南洋謀生,相信大家都已了解了當年雷籍前賢們下南洋“過番”的前因后果了,而這些課題也引起了網友讀者們的廣泛共鳴,不斷有網友讀者們留言和電話,問及當年南洋僑杰們對家鄉有什么貢獻,為了引申和考證當時南洋僑杰們的壯舉,我們覺得有必要介紹一下個別貢獻突出的僑杰。現在先來說一下橡膠引種第一人林育仁先生。當我們驅車雷州半島大地時,可以看到郁郁蔥蔥的天然橡膠林,像一條條綠色的綢帶,在雷州半島東西南北中的大地上飄舞。回顧植膠歷史,雷南地區曾為我國天然橡膠事業的發展事業做出了巨大的貢獻,在我國橡膠種植史上占有舉足輕重的地位,曾是僅次于海南的全國第二大天然橡膠種植和生產基地!中國的天然橡膠種植始于1904年,當時云南的刀安仁先生,從泰國購買了8000多株巴西三葉橡膠樹苗,歷經千辛萬苦運到云南種植,建起了我國第一個橡膠園。兩年后,海南島愛國華僑何麟書先生,從馬來西亞引進4000粒橡膠種子,種植在海南瓊海一帶。民國初期,徐聞籍的愛國華僑林育仁先生,也從新馬購回橡膠種子歷經千辛萬苦運回在雷州半島家鄉種植,這都開創了我國橡膠種植業的先河:
 
徐聞農墾橡膠林的晨曦
徐聞農墾橡膠林的晨曦

林育仁種植的橡膠林有兩處,一種在徐聞縣城居民區,已無存;另一處則在西堝村口的橡膠林,始種植于1921年。 (曾青 攝于2008年)
林育仁種植的橡膠林有兩處,一種在徐聞縣城居民區,已無存;另一處則在西堝村口的橡膠林,始種植于1921年。 (曾青 攝于2008年)
 
  (一)粵最早的膠園和苗圃——徐聞西堝膠園殘存的痕跡
 
  中國最早的膠園之一——西堝膠園,座落在現徐聞縣境內的城區邊緣的西堝村,原膠園內的17株70多年高齡的膠樹今尚存。這批古老的橡膠樹,原是西堝村籍的南洋華僑林育仁早年從南洋引種。本來林育仁最先引種天然橡膠種植的地點并不在西堝,而是在現縣城中心區的紅宅園和湯宅附近,但那個種植點由于徐聞城市化的進程早已變遷了人口密集的城市居民區了,所以最早的那個種植早已隨著時光的飄浮而消逝無蹤了,西堝膠園就成了林育仁先生80多年前矢志不渝發展天然橡膠引種事業的唯一見證。
 


1921年林育仁從新馬帶回種植的橡膠林 (何強 攝)
1921年林育仁從新馬帶回種植的橡膠林 (何強 攝)
 
  據《徐聞縣》志上記載:民國10年(1921年),廣東省雷州府徐聞縣龍華墟那博村(今廣東省徐聞縣城北鄉西堝村)旅居新馬的華僑林育仁,在徐聞縣龍華鎮紅轎館附近(現縣城中心區的紅宅園和湯宅附近)及那博村(現城北鄉西堝村)村后先后創辦了育苗圃和膠園。多年前,據林育仁先生的幼子林立智回憶:本來在上世紀五十六年代的農墾管理時期以前,西堝村村后的膠園仍有10多畝,當時這些膠園歸屬國營農墾管理,這些樹都是母樹(就是專門采集種子的樹),存。后來這些母樹失去了取種價值,再后來農墾和地方換地,西堝村村后膠林的這片土地又換回給地方,恢復自然村建制。進入上世紀八十年代后村后農業開發,由于發展的需要,其父當年引種的10多畝膠林就逐漸不再保留,現只剩下這十幾株了!
 
林育仁的兒子林立智、兒媳林許氏的合影 (曾青攝于2008年)
林育仁的兒子林立智、兒媳林許氏的合影 (曾青攝于2008年)
 
  (二)粵西橡膠之父—林育仁
 
  而提起雷州半島地區乃至整個粵西、廣東省橡膠種植業的發展就不得不說林育仁先生。1951年中央經反復調查勘察,實踐論證,決定在華南地區大力發展天然橡膠事業,后來湛江成為僅次于海南的重要生產基地,為國家建設作出重大貢獻。在這之前,徐聞人林育仁,曾率先向橡膠禁區挑戰,是粵西地區種植橡膠的第一人。1921年起,他先后4次在現徐聞縣城中心區附近和城北鄉西堝村種植膠樹,經無數次失敗和艱苦拼搏,終于成功種植膠樹270棵并出膠。雖然數量不多,卻為日后粵西大力發展橡膠事業提供了科學依據和寶貴經驗。歷史不會忘記林育仁對中國大陸地區種植橡膠的貢獻和先驅作用。作為中國的一個比較早期的一個橡膠苗圃,林育仁的苗圃對新中國橡膠事業的發展功不可沒。解放初期,國家為打破西方國家對我國實行的經濟封鎖,先后在華南尤其是雷州半島地區大規模地種植橡膠。當年很多種膠戶曾向林育仁購買橡膠苗,解放后中央政府曾派人到林育仁的苗圃,住在林育仁膠園里采集橡膠種籽,這些種籽后來不僅在雷州半島落地生根,還遠赴廣東的其他墾區和廣西、云南等省區的廣闊沃土繁衍后代。
 
當年林育仁歷盡艱辛從新馬帶回種植的橡膠樹現已有80多年樹齡 (何強 攝)
當年林育仁歷盡艱辛從新馬帶回種植的橡膠樹現已有80多年樹齡 (何強 攝)
 
  林育仁(1899—1960),又名林成育,廣東省雷州府徐聞縣龍華墟那博村(今徐聞縣城北鄉西堝村)人。作為一名出身鄉間的普通農家孩子,林家的家境清貧,林育仁自幼聰穎過人,讀過幾年私塾,他11歲時上私塾,15歲便由于家貧掇學務農。但平淡的農耕生活并未能維護多久,徐聞山匪為患,土匪燒殺搶掠、無惡不作,而那博村位于徐聞城郊的要道上,土匪多次來犯,且那幾年災害不斷,家鄉的許多人都離鄉背井外出南洋打工謀生。民國初年,土匪再次攻擊那博村,殺死很多村民,生靈涂炭。面對慘禍,為避匪患,除去患病的兄嫂不宜遠行暫時離開那博村就近躲到附近的親戚家外,無奈中的林育仁與幾位侄兒只好亡命天涯。他們個個都眼含熱淚,依依不舍、一步三回頭地離開了生于廝長于廝的家鄉那博村,走出村口步行到徐聞縣城,再至海安港,從海安取道海南文昌的清瀾港再登上開往馬來西亞的帆船,逃到新加坡、馬來西亞謀生。林育仁來到新馬后,做過一段飯店雜工,后有幸得到同鄉的介紹,到一家西方人經營的橡膠園里當割膠工。在這里,他平生第一次認識了橡膠,也認識到橡膠的經濟價值。看到經營橡膠園收入可觀,決心把橡膠引進徐聞栽培。
 
開割開的橡膠樹
開割開的橡膠樹
 
  林育仁虛心向當地橡膠工人請教,學習種植割膠技術,并趁機收藏一些種籽。由于讀過幾年私塾,再加之天性聰穎,經過一段時間鍥而不舍地磨練后,他諳通了一整套橡膠育種、栽培管理和加工技術、割膠技能。同時,他看到橡膠在當地迅猛發展,而橡膠在經濟中的地位又很重要,便決心引進回國內種植。他暗中收集種子,他的想法得到了同來新馬謀生的侄子、堂兄弟們的一致支持。于是1921年冬,他就帶回300多粒橡膠種子經過海南文昌清瀾港返鄉回雷州半島的家鄉。
 
當年林育仁帶回種植的橡膠樹至今都已是十幾米高的“樹王” (何強 攝)
當年林育仁帶回種植的橡膠樹至今都已是十幾米高的“樹王” (何強 攝) 
 
  一回到家鄉,他就忙于著手尋找類似新馬土地環境的土地育種。他頭戴草帽,翻山越水,風餐露宿,當時徐聞大部分都是原始密林地區,密林里蚊蟲多、螞蟥多、野獸多,瘧疾猖獗,條件十分堅苦!幾經找尋之后,他終于在徐聞縣龍華鎮紅轎館附近找到(現徐聞縣城紅宅園、湯宅一帶)了一片平整且肥沃、水源充足的土地。由于在新馬積蓄了一筆錢,再加之在新馬的各位子侄的大力出資支持,林育仁分別斥資200光洋和60光洋買下了位于紅轎館的這幅地及位于那博村口的另外一幅地作為育苗和試種場所。于是馬上展開橡膠育苗工作,建立起苗圃。頭一年因經驗缺乏,只成活40棵!但林育仁毫不氣餒,等苗長1米多,便移植在西堝村旁的自已家族的園地里,在他的精心栽培下,膠苗茁壯成長。后來,林育仁又采下第一代母樹種子進行第二次培育,進行二次育苗,民國29年(1940年),林育仁又用自產的橡膠種子育苗,再種植了100多株。前后共種植17畝。1948年至1950年間他又先后進行兩次育苗,成功育出膠苗330棵,至1950年仍有143棵長勢良好。1951年8月初,時任廣東省人民政府主席的葉劍英,帶領中山、武漢、金陵等大專院校的教援,專家及技術人員,到雷州半島和海南島進行橡膠種植勘察調研,來到徐聞時,見到林育仁的膠樹,葉帥興奮無比,高興地說:“有膠樹存活,就說明不是禁區,粵西種膠大有可為”。隨即向中央上報粵西種植橡膠的可行性及土埌、氣候等情況。1951年8月31日政務院第100次會議作出《關于擴大培植橡膠樹的決定》。中央調兵遣將,組成龐大的墾殖大軍,一個宏偉壯觀的橡膠生產基地在共和國的南疆誕生。林育仁為祖國有自己的橡膠事業,歡欣鼓舞,響應政府號召,把苦心經營的膠園和多年積累的種膠經驗及技術獻給國家,受到政府和人民的贊頌。《徐聞縣志》記載,1951年11月,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宋慶齡到徐聞視察,曾接見林育仁,對他的貢獻作了充分的肯定。
 
乳白純潔,有天使的眼淚美譽的橡膠
乳白純潔,有天使的眼淚美譽的橡膠
 
  筆者2008年時曾探訪林育仁先生的家庭,也見過林育仁先生的兒子林立智及兒媳林許氏,據林育仁先生家屬反映,林育仁先生個子較瘦小,晚年由于大腿生一大瘡流膿潰爛深至見骨頭而導致腿部殘疾,走路一拐一拐的。林育仁先生共育三女一子,其中林育仁的外孫與我們談起他的外公時說,林育仁先生晚年一直住在其以前種植橡膠時購置在縣城紅轎館(即現紅宅園原縣電影公司斜對面)的那塊地里,諾大的那幅地皮那時還不是縣城區中心,由于苦心經營的膠園和橡膠種植技術都已無償捐獻給國家,林育仁先生只在紅轎館原膠園旁邊的一個小角落里搭了一個棚子住在那里幫人做木工修理的活為生,生活一直很清貧,一直到1960年因病去世。
 
位于徐聞下橋的廣墾大型橡膠加工廠
位于徐聞下橋的廣墾大型橡膠加工廠
 
  (三)建國前中國天然橡膠種植業的發展之路:前赴后繼的徐聞天然橡膠引種者和雷南公司、殘存的膠園
 
  雖然說建國后的天然橡膠生產都是國家農墾為主導力量,但卻很少有人知道,在民國時期開始的最先開始橡膠引種事業都是地方的民營行為:自民國初期林育仁從新加坡、馬來西亞帶一批橡膠種子回家鄉育苗和種植后。從民國10年至31年(1921年至1942年)這21年的時間里,在林育仁先生的帶動下,廣東省雷州府徐聞縣籍的華僑還有鄧集祥、蔣茂芝、吳家乘、李同、符大輝、何明鑾、余國義、李康白等人先后從南洋和海南及林育仁的苗圃引進橡膠種子育苗,先后種在愚公樓、蔣宅園、坑仔、廟左、廟后、深井、高東灣、葛園等地,其中又以愚公樓地為多。民國29年(1941年),南洋著名僑領陳嘉庚派人到愚公樓附近建起一個較大型的天然橡膠苗圃(這個苗圃地方文獻上沒有記載,是1950年8月中國人民解放軍第四十三軍派人來雷州調查時才找到的),當時全中國能供采種的老橡膠樹存量都很少,要在這里建立墾殖場種植橡膠,種苗十分匱乏,愚公樓的地位就顯得相當重要,因為這兒有橡膠苗圃,有已經種下的橡膠樹。愚公樓這片老苗圃,原是著名華僑領袖陳嘉庚派人所建。解放后,由廣東省農業廳管理,作為試種基地,有十來個工人,其中有種膠和育苗經驗豐富的僑工。就是這個苗圃,在不久后的雷州半島的墾殖大開發中,成為主要的種苗供應基地。
 
早年歸國指導割膠生產的僑工(資料圖片)
早年歸國指導割膠生產的僑工(資料圖片)


著名橡膠專家林保羅和世界銀行官員在徐聞墾區視察膠園 副本.PNG
著名橡膠專家林保羅和世界銀行官員在徐聞墾區視察膠園
 
  民國31年(1942年),徐聞籍南洋華僑蔣茂芝又從南洋引進橡膠種子育苗,在愚公樓村種植,開始種了486株,以后又從林育仁處買橡膠苗到愚公樓補植了三次。1946年,當時的國民政府曾在徐聞縣龍塘鄉深井村(現徐聞縣龍塘鎮黃定村)附近建成立雷南公司,將這些私營的分散的小膠園收購過來,并著手建立起愚公樓、公家樓和大水橋三個國民橡膠墾殖分場,后來解放戰爭的爆發,這幾個橡膠墾殖分場名存實亡!這些老膠園,由于當時的國民政府由于抗戰、內戰等原因無暇顧及,不重視橡膠事業,任由私人和資本家因利而種,無利則廢,只在自然條件較好的丘陵地帶發展,種植的橡膠樹是未經科學選育種的實生樹,而且沒有很好管理,保存率不高,開割樹產量很低。雖然這些早期的膠園,因荒蕪失管,保存率低,生長緩慢,產量很低,但足以開啟我國規模進行橡膠引種行業的先河。
右一為葉劍英元帥,右三為林育仁先生
右一為葉劍英元帥,右三為林育仁先生
 
  (四)開墾種膠:徐聞被中央定為橡膠基地
 
  1950年美國發動了侵略朝鮮的戰爭,帝國主義對我國嚴密封鎖、禁運橡膠。1951年,為了打破帝國主義對新中國實行的橡膠封鎖禁運,黨中央做出了“一定要建立我們自己的橡膠基地”的戰略決策。1951年初,為大力發展天然橡膠種植業,中央派人來雷州半島進行詳細調查,當時發現單在徐聞縣有橡膠樹成樹達2842株之多。1951年8月,葉劍英元帥帶領林業、橡膠方面的一些專家,到高雷地區和海南島進行實地考察和調查研究,以便確定開發方針,組織實施,在當時的雷南,滿是是紅土、原始森林,以及散布在森林里的用灰色石塊壘墻、茅草片裥頂的農舍……葉劍英元帥每天在這樣的環境里打轉,凡是聽說種過橡膠樹的地方,他都要親自到現場仔細看,收獲不小。他光是在徐聞縣境內,就跑了西堝村、坑仔、廟左、廟后、深井、高東灣、蔣茂園、葛園等近10個地方。這些地方歷史上都種過橡膠樹,經清點,在這2800多株橡膠樹中,樹齡最長的有34年,最短的也超過10年了。葉劍英一路看,一路想。這些膠園,雖然大多已荒蕪失管,但那些膠樹長得還是挺茂盛的,只是膠水產量很低。當葉帥來到雷州半島南部徐聞縣的愚公樓附近,考察幾個老膠園,了解育苗、種植、管理、割膠和制膠的整個生產過程。葉帥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興奮之情,他高興地說:“徐聞愚公樓這些橡膠樹說明,北緯20度都可以種橡膠,說明我們的橡膠引種業是成功的!”因此,雷州半島被中央確定為橡膠種植基地。1951年底,中華人民共和國華南墾殖局宣告成立,葉劍英元帥親自擔任第一任局長。同年,根據毛澤東主席的命令,中國人民解放軍林業工程第二師和一個獨立團進駐雷州半島。當時,這一支由中國人民解放軍林二師官兵、大專院校師生、歸國華僑和農民、工人組成的開墾大軍,浩浩蕩蕩地開進雷州半島的徐聞縣,開墾徐聞的原始熱帶雨林種植天然橡膠,拉開中國墾殖史上一場驚天動地的植膠大生產的帷幕,打響了創建我國第一個橡膠生產基地的戰役。